天 涯 信 息 网

煤矿股份被非法侵占恳请督促府谷县公安局依法立案

  煤矿股份被非法侵占恳请督促府谷县公安局依法立案


  尊敬的榆林市领导和广大媒体:


  我叫苏长计,出生于1949年,现住府谷县三道沟镇大盘自然村014号,系原府谷县三道沟乡松树渠煤矿股东。我与(苏长红的继承人)刘彩琴、苏飞云、苏东在原松树渠煤矿的股份被整合后的瑞泰煤矿内应占6.36%股份,2013年1月至2016年12月股份收益有2862万元,全部被苏绿树与杨再清侵占,经长期控告府谷县政法委于2017年8月4日召开联席会议确定了由县公安局进行立案侦查,但公安局经侦大队至今依然不予立案。事件的来龙去脉是这样的——
  1988年苏长计、苏长红(苏长计胞弟)、苏绿树、苏憨师(苏绿树父亲)、刘占年(苏绿树岳父)、杨五(1993年去世)、杨白女、杨二晓九人共合伙在府谷县后三道沟乡后三道沟村申办了松树渠煤矿,九人除刘占年占半股外其余每人占一股,工商注册为私营企业。九人共同合伙经营至2001年年底,2002年3月12日以股内承包的方式承包给苏绿树一家经营,承包期14年,承包费115万一次性交清。苏绿树承包煤矿后与刘怀斌和赵树达成14年合伙经营协议。2003年7月苏绿树伪造了永久性承包协议,从工商局将我们股份注销,将私营企业变为苏绿树与刘怀斌、赵树合伙企业。苏绿树伪造的永久性承包协议只有一份复印件在工商局裆案里。苏绿树将十四年承包协议股东签名复印到永久性承包协议上去,真假协议签名顺序一模一样。只是将十四年承包协议签名的苏世忠和都福厚用白纸复盖后,在苏世忠的位置上签上杨白女的名字。在都福厚的位置上签上(已死亡)杨五的名字,替杨白女和杨五签名是要与注册时的名字相附。苏世忠是杨白女的丈夫,郝福厚是杨五死后其妻子后嫁的丈夫,其余的签名是从十四年承包协议复印上去的。
  2004年刘怀斌与赵树退出12年经营期(工商注册未变更)苏绿树又与杨再清合伙经营剩余12年承包期。2008年苏长红因病去世,其妻刘彩琴、儿子苏飞云、苏东为法定继承人。
  按照陕西省政.府对榆林市煤炭资源整合的相关文件的指示,松树渠煤矿与三道沟乡办一矿,瓦窑沟煤矿为一个整合主体进行整合,2008年4月8日将三个矿整合为瑞泰煤矿。按照国家对煤炭资原整合的政策、三个矿整合为瑞泰煤矿时、苏绿树已经依法失去承包权,但因苏绿树伪造永久性承包协议做了工商变更将我们的股份注销。
  按照府谷县资源整领导小组对股份划分的指导原则、松树渠煤矿应在瑞泰煤矿内享有27.06%,我们每人应亭有3.18%的股份。但苏绿树末通知其它股东擅自与另外两个矿负责人杨再清王忠怀就三矿整合签订《合伙协议书》约定松树渠煤矿在整合后的煤矿中占10%的股份、(苏绿树占5%刘怀斌赵树占5%)且将降底17.3%股份加在苏绿树与杨再清合伙经的三道沟乡办一矿,在三道沟乡刅一矿占70%的股份。2009年9月23日刘怀斌、赵树自动退出5%的股份被苏绿树占有,之后2009年10月16日与杨再清王忠怀以《合伙协议书》为依据,登记成立普通合伙企业府谷县瑞泰煤矿。瑞泰煤矿登记当日,松树渠煤矿被注销。至此,我们在瑞泰应占6.38%的股份彻底被侵占。
  在2008年4月三个矿整合为瑞泰煤矿后被我们发现苏绿树己将我们的股份注销,杨白女、杨二小、杨五是苏绿树亲属,协商进接受了补偿。苏长计与(苏长红继承人)刘彩琴、苏飞云、苏东未接受补偿坚持要股份,苏绿树拒不承认。2009年开始我们向县法院起诉,苏绿树伪造承包协议侵占股份,府谷县法院(2009)府民初字第62号裁定以系侵占不属民事调整为由驳回。让去公安局报案,但公安局不予立案。随后去省公安厅信访反映,省公安厅信访处一名姓杨的副主任由经侦总队配合前调查,结果还不予立案。榆林市公安局以榆公信[2010]27号关于苏长计等人信访问题核查情况报告回复省厅信访办,不立案的理由是府谷县工商局管注册认可伪造的永久性协议。公安局无法确认那个是真,之后又去公安部信访室上访,公安部信访室请了经侦局副局长做了鉴定认为是职务侵占。2011年7月28日由公安部经侦局执法办公室副主任张忠宇、调研员童勇等三人组成的公安部督办组在省厅经侦总队和市局经侦支队相关人员培同到府谷公安局督办,最终被苏绿树请起县委书.记张惠荣、副县长贺文元的干预下不了了之。之后我们向省工商局举报府谷县工商局副局长髙凤枝滥甪职权非法变更原松树渠煤矿工商注册,请求撤销并恢复股权。2012年12月26日省工商局企业登記监管处彭处长接待苏长计,答复:县工商局髙凤枝的副局长职务已撤销、对于请求恢复股份回复是:建议通过司法程序解决。
  2013年苏长计先后分别向府谷县检察院(监察监督科)韩伟递交了启动立案监督的申请书,向反渎职侵权局白义林递交了府谷工商局原副局长髙凤枝滥用职权渎职犯罪的反映材料也得不到解决。
  2012年瑞泰煤矿新井口建成将煤矿做价15个亿将70%的股份转让给刘文军等人生产经营,苏绿树与杨再清保留30%股份不参与经营,2016年12月瑞泰做过一次收益分配,参与入股投资回收30%。以此计蒜我们每人应收益1431万元。
  无奈苏长计于2014年元月向榆林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榆林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5年7月以“(2014)榆中民三初字第00070号判决,确认苏长计与(苏长红的继承人)刘彩琴、苏飞云、苏东在瑞泰煤矿内占有出资份额”。该判决书虽然发生法律效力,但苏绿树与杨再请拒不返还我们的股份,更不还返侵占股份产生的收益。2017年3月再次向府谷县法院起诉、府谷县法院审理认为、本属于职务侵占法院无法查清股权份额及收益分配、应由公安机关侦查、随后我按照最高法、最高检、公安部关于审理经济纠纷案件发现经济犯罪必须移送的通知、申请府谷县法院移送公安机关,最终府谷法院提交府谷县政法委研究。2017年8月4日,府谷县公安政委李瑜、县检察院检察长田飞鹏、县法院院长刘勇及立案庭庭长张春林参加的府谷县政法联席会议统一意见:同意将此案以苏绿树、杨再清涉嫌职务侵占罪,移交府谷县公安局经侦大队立案侦查处理。
  接到府谷县法院告知,我们于2017年8月16日向府谷县公安局经侦大队报案,至今未被立案侦查。2017年9月10日我们又向府谷县委书.记及政法委书.记、府谷检察院、府谷法院、府谷公安局多位领导寄材料,请求督促府谷县公安局立案。受到领导重视:期间,2017年9月20日公安局经侦大队分别通知苏绿树、杨再清等人谈话。我在另一个办公室听到苏绿树理值气壮地说不要主案,但均承认我们在瑞泰煤矿占有股份,随后办案警察说找个合适时间招集两家先协调如何返还。9月底我们再次到经侦队,办案警察说忙于十.九.大前安保,十.九.大结束后再定。10月26日我们去经侦大队催问,经侦大队态度完全大变,一位经侦大队的负责人质问我:苏绿树承包煤矿赔上几个亿你还要股份吗?且两个负责人之间对话说杨县长讲话煤老板以资源整合大股吃小股以职务侵占立案那是不可能的,另一个负责人说:如果要立案要审计需要几年时间,2017年10月30日再去经侦大队、队长贺培俊直接告知、领导答复不予立案,不立案通知书以前给过、再不会给。无奈于2017年10月31日向县检察院控审科递交了立案监督申请,工作人员明确表示,在府谷公安局坚决不给立案、他们也没办法。
  尊敬的领导,一个经由政法委联席会议确立的统一的意见,嫌疑人明显构成了职务犯罪,要对该起严重违法案件进行立案侦查,可是经侦部门还是依然拒不立案,这说明了什么?司法改革旗帜鲜明公正执法为本。我们的服份及股份收益被侵占,导致严重拖案,总想将案件不了了之。作为受害人我们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恳请领导在百忙中重视,督促府谷县委、县政府责成公安机关立案,依法返还我们受害人的财产。尽早使案件进入司法程序,依法追缴返还受害人合法利益,体现司法的公平正义。同时也 希望媒体曝光,予以监督。


  此致


  投诉人: 苏长计 刘彩琴 苏飞云 苏东


  电话:13892230506


  2017年11月 15日

  


本文网址:http://www.tyinform.com/contents/184/155.html (天涯信息网)
原文来源:http://bbs.tianya.cn/post-828-1484155-1.shtml

特别注明:本文系本站编辑转载,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