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 涯 信 息 网

拆迁不公,请求援助

  本人朱国庆,系浙江省舟山市定海区惠民桥村人,因浙江大学舟山分校建设需要,我家属于拆迁范围,对城市建设校区扩展我作为公民坚决拥护,服从大局,服务建设,但拆迁部门对本人房屋等相关事情在拆迁中存在遗漏及少赔、未赔等情况,基于在同一区块出现标准不一、不透明等现象,致使本人吃亏达壹佰多万元,时间已过去5年,至今未给个回复。
  在这5年之中我多次向有关部门反映未果,结果不是踢皮球就是石沉大海,更可恶的是,手机被监控,定位,偷听,出门还2次被车撞,只好通过网络向大家发出呼喊,请大家看看这是什么样民主自由与平等的社会。
  一、本人房屋层高10多米,即三层,但在拆迁中只按二层赔偿,不公平要求按实际三层补偿,其次本人房屋是建在一个小山坡上,为平整地面就挖掘了土石方壹仟多立方,当时就花了成本2万余元,但在此次拆迁没有考虑这一因素,致使本人损失较大,其它拆迁户也有类似情况,他们都能从中考虑,而我不能明显属于赔偿不公。整个浙大建设对拆迁的房屋类型及样式都做了公布,只有我家房屋没有公布,整个惠民桥拆迁的房屋中,我家的房屋是较好的一户,可找拆迁航拍图中查看。
  二、我父亲朱忠江,现年纪虽大,但至今健康,他有单独批文住房39.33平方,安置时父亲可享受40平方户头,产权是父亲的,因第二儿子当地无户口不能办手续,由父亲代替第二儿子签过字后不能再享受40平方户头,从我的评估赔偿款中扣去40万元,我家有兄弟姐妹6人,父亲本人尚在,应该有父亲的几个子女共同承担不足部分,但全额扣在我一个人身上与法不符,要求返还被扣的40万元。临城有多少户籍拆迁户,好多人户口都已不在临城,他们手续怎么办的?钱扣到哪一户人家了?
  三、我房屋在建造时因院子有所扩大,故被土管局罚款23200元,但在此拆迁中拆迁部门没有对此给予补偿,在同区域内类似情况,他们都能给予补偿,而我不能,显属不公,要求给予考虑。我的房屋按1989年建造的平方面积确权,有一间37.13平方、一间5平方,5平方房屋没有确权,航拍确权面积37.13平方虽然有确权,但又从我评估款中扣除。
  四、我家房内有一盏长期使用的水晶灯,估价5000元,但在此次评估中遗漏,还有三只货架、一只石棉棚、一台钳工台同样未给予评估,拆迁人员指可搬动的货物不在拆迁赔偿范围之内,但其它人家都在赔偿,拆迁部门故意对我家不给赔偿。而豪帮挖掘公司的两套日光灯却赔了4000元,我要求以上物品按实际评估给予补偿。我对拆迁部门的工作虽有异议,但我扔按约搬迁,干追飞故意少给我奖励费8000元,其他人家比我迟搬都未扣,是何道理。
  五、审批地基,好批的人家,父子批整三层二本,批出500多平方,不好批人家按1989年建行面积确权,有航拍确认,虽然航拍平方面积是确权了,又到评估赔偿地方给扣除掉,拿出这种手段欺负老百姓。另外有航拍确权人家,房子拆了3次,享受户头就3次,加上房屋面积,这种不公平行为,都是政府造成,拆迁还好拆吗?
  六、树木补偿方面,因我是农民从事耕种无其它特长无任何职业,因此在2010年前后为了增收,我种杨梅树1570株,拆迁时拆迁部门相关工作人员及村书记核准无误,但此后不知为何原因不给赔偿,其余类似人家所种杨梅树都能合理补偿20元一株,为何我不能补道理何在?仅此一项以每株20元计算损失达31400元。在2012年前后,我种植铁树20株,评估后只赔我每株100元,对这种珍贵树木的赔偿离市场价相差较远,据此一项少赔 5000元,这2项就少赔我36400。请求领导过问此事督促补偿。
  七、关于树木抢种方面,像小梅树前面点数后面拔,再到前面去种,种植价只需15元1株,补贴价有20元1株,一株可赔偿35元。像梨头树前面点后面拔,拔去再到前面去种,赔偿也是200元1株,太不公正了吧?拆迁难都是地方某些领导所造成的。
  八、强行拆除祖堂侵犯了8户未签字人家财产权。
  朱氏有共同祖堂二间,共属35户家共用,但在此次拆迁中拆迁部门未做好工作,在未取得一致意见情况下,为了达到强拆祖堂目的,抄了8户未签字人家祖宗牌位灵魂,这种手段也能拿得出来。
  九、连舟山电视台播放也弄虚作假,编造谎言,捏造事实,说让临城街道朱国定老娘舅多次和我调解,其实根本没有这回事情,我从未接到过老娘舅及相关人员的电话,多次调解从何而来。节目主持人汪大姐,讲房子已经可以安置分配了,还要提拆迁吃亏不吃亏,言下之意好象吃亏不用提了,那么历来的冤假错案是否也因为时过境迁不用平反雪冤了呢?
  十、干追飞临城街道干部,拆迁工作组负责人,到处向政府领导有关部门宣扬我多有一间屋确权,是哪一间屋给我多确权了?
  我父亲一个户头40平方扣除我40万,37.13平方虽有航拍确认又从我房屋评估款扣除了37万,小杨梅树和铁树少赔36400,房屋层高有3层只赔偿2层,少赔9万多,货架、水晶头、石棉棚、少赔约25000,加上这5年损失的利息也有20万,挖土石方壹仟多立方,我也按照豪帮挖掘公司土方价计算赔款约15万?共计少赔人民币一百四,五十万。
  以上方面强拆祖堂,拆迁对本人当赔未赔,和人家2000年后地基批过相比少确18平方,遗漏等存在问题都由张永军(冒充新城管委会副主任)为首,惠民桥村村书记朱建国、临城街道拆迁工作组负责人干追飞三人联手操作而造成。
  这么多年来一直在奔波,无奈官官相互,无人肯为普通老百姓出头,只好通过网络向大家呼救,恳请社会各位人士伸出援助之手!



  申诉人:朱国庆
  手机:13506609825



本文网址:http://www.tyinform.com/contents/184/006.html (天涯信息网)
原文来源:http://bbs.tianya.cn/post-828-1484006-1.shtml

特别注明:本文系本站编辑转载,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