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 涯 信 息 网

这是诉讼策略?还是虚假诉讼!

  最高人民法院周强院长:
  国家在司法实践中,鉴于在民事诉讼普遍地存在着当事人滥用诉讼权利的情形,恶意诉讼、虚假诉讼、诉讼中的虚假陈述、拖延诉讼、伪造证据等时有发生。故在新修订的新民诉法第十三条第一款规定:“民事诉讼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
  在内蒙古巴彦淖尔市中级人民法院,律师帮助委托人制造伪证,而且人民法院也采信伪证判决。
  张瑞新诉段海明(债务人)、党海兵(担保人)民间借贷纠纷案,因为律师指使当事人虚假陈诉、制造伪证虚假诉讼,加之涉嫌民事枉法裁判犯罪被法院审判免于刑事处分的法官侯建文(磴口县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2013)磴刑初字第34号)担任主审法官与人为干扰因素,已历经两次一审、两次二审,重审,到内蒙检察院抗诉高院再审,共六次审理,历时四年。

  基本案情:
  2012年4月16日,段海明向张瑞新借款200万元,党海兵提供担保,同年5月段海明又向张瑞新借款100万元,杨立新提供担保。
  2013年4月1日,张瑞新与段海明约定以张瑞新的瑞泉公司名义向包商银行借款400万元,以段海明的个人财产作为担保。包商行400万元借款下来后,双方就原借款300万元进行了重新结算,段海明给张瑞新打了新的400万元借条,张瑞新同时将新借条400万元与原借款300万元本息的差额31.80万元,转账汇给段海明,党海兵没有再提供担保,但张瑞新以200万元与100万元借条不在跟前为由,没有给段海明撤借条。
  段海明每月将包商行贷款利息通过银行或现金先给张瑞新,再由张瑞新支付给包商行大约35万元左右。
  2014年初,张瑞新持段海明原本已结算清的200万元借条,起诉段海明与党海兵偿还200万元借款本息。
  五原县法院一审(重审)认为:段海明欠张瑞新本案200万元的事实虽然存在,但双方协商后,段海明已用新的借款400万元结清了该200万元及另外100万元借款本息,从而形成了400万元新的债权债务关系,张瑞新应当以400万元借据主张自已的权利,而不应以已经消灭了的旧借条来取代新的借贷关系。且在诉讼活动中,张瑞新称已将400万元货款给付货主白如冰,隐瞒白如冰在贷款当日将该款汇到其账户的事实,同时否认31.80万元的退款情况,变更其在包商行起诉时自认实际用款人是段海明的说法,使法院无法相信其诉称的真实性,据此可以认定用400万元新的借款偿还了本案借款,本案200万元借贷关系已经消灭,双方权利义务关系终止。
  张瑞新不服五原法院一审(重审)判决结果,上诉至巴市中院。巴市中院二审查明:2013年3月29日,瑞泉公司以段海明房产作抵押,向包商银行贷款400万元,瑞泉公司用于商业运作后,于2014年10月21日,将400万元及利息全部还包商行。
  400万元贷款,于2013年3月29日进入瑞泉公司账户,2013年4月1日转入货主白如冰的账户,后又转给兴达公司还了欠的货款。
  结论:400万元借条与还款承诺书所涉及的借款并未发生,包商行的贷款400万元的实际用款人是瑞泉公司,并不是段海明。
  段海明与党海兵不服巴市中院二审判决,向检察机关申请监督。
  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检察院认定的事实与一审认定的事实一致。
  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检察院认为:巴彦淖尔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内08民终77号民事判决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适用法律错误,且认定的事实的主要证据是伪造的。
  张瑞新就段海明欠其400万元,向段海明索要过:(2013)五民初字第1994号 《询问笔录》,案卷第54-56页。
  张瑞新:我以瑞泉商贸有限责任公司,以及我与我妻子辛四女作为共同借款人,由段海明用其本人所有的(房号为0873)的房地产作抵押,向包商银行借款400万元,借款实际由段海明使用,并且有段海明给我打下借条一张和承诺书一份。
  段海明:以上张瑞新说的事实属实,张瑞新通过瑞泉公司贷出的400万元,是我使用了,由于我搞房地产开发资金紧张,给银行还不了,我今天来主要和瑞新协商双方之间都能认可符合法律规定的处理办法,对张瑞新以上说的事实没有异议。
  张瑞新:不管咱们双方能否达成和解协议,但在下星期一之前开庭,不行的话把供热站变在我名下,借款看什么时候给。
  段海明:行了,同意瑞新的开庭时候,我原来在包商银行抵押的14套门市,我已经抵出10套,现在还有4套门市,另外连门洞有5套,门洞没有产权证,我的意思是先把这四套门市划在瑞新名下,双方再协商个价,门洞因为没有产权,暂时顶不成。关于门市、住宅变在瑞新名下,也得和老秦说好才行。
  另外,段海明借张瑞新100万元的担保人,杨立新给党海兵出具了《证明》与现场录音,也证实段海明原欠张瑞新300万元债务已消灭。张瑞新撤销起诉杨立新,换取将来杨立新为其作伪证,证明段海明欠张瑞新300万元债务未清偿。
  本案的解议焦点:
  段海明给张瑞新打的400万元借条是否履行。
  段海明在历次庭审中均主张,段海明给张瑞新打400万元新借条,偿还了原来的300万元借款本息,原300万元债权债务消灭。段海明欠张瑞新400万元债务。理由如下:
  1.段海明与张瑞新就原来300万元借款本息进行重新结算后,段海明给张瑞新打了400万元借条,张瑞新又将多余出来的31.80万元,通过银行汇给段海明。
  2.张瑞新在另案中就段海明给其打的400万元借条主张过权利。
  3.段海明承担了部分包商银行400万元借款利息。
  张瑞新主张,段海明给其打的400万元借条,没有实际履行,理由如下:
  1.张瑞新在本案五原法院两次一审、巴市中院第一次二审中均否认其给段海明退31.80万元的事实存在,后来承认31.80万元为段海明向其新的借款,段海明通过张瑞新支付包商行贷款400万元利息约36万元,是段海明偿还向其借款31.80万元的本息。
  段海明旧债未还,张瑞新再借给段海明31.80万元,而且不用打借条?不符合罗辑,更不符合张瑞新的做什么事都要算计别人的交易习惯。
  2.张瑞新在本案五原法院两次一审、巴市中院第一次二审主张包商银行贷款400万元的实际用途为支付货主白如冰货款;在段海明、党海兵指出白如冰为张瑞新的公司雇员后。张瑞新又在巴市第二次二审中伪造瑞泉公司与五原县兴达贸易公司《货物购销合同》一份,证明包商行贷款400万元为支付兴达公司货款(税务机关已出具证明兴达公司与瑞泉公司没货物交易)。
  张瑞新与其代理人这种将已经通过双方结算已消灭的债权,不给债务人撤借条也不给打收条方式,再起诉担保人偿还已经消灭的债权,利用伪证向担保人党海兵主张权利的行为,被巴彦淖尔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是一种诉讼策略,而且将伪证作为主要证据支持了张瑞新的诉求。
  当无良律师成为指使当事人作伪证,制造“冤、案、错”案的元凶时,那么这样的律师是应站在庄严的法庭,继续妨害司法公正?还是应该按《刑法》306条规定承担刑责?法官将已证实的伪证作为主要证据来判决案件,是否涉嫌民事枉法裁判?
  请求:
  请最高人民法院查明以上事实,依法对涉嫌伪证犯罪的当事人,移交公安机关立案查处;对涉嫌枉法裁判的法官惩处。

  附件一、《内蒙检察院抗诉书》内民(行)监(2016)15000000166号
  附件二、张瑞新二审(发回重审)提供伪证证据
  附件三、《历次审判庭审段海明党海兵提供证据及质证、审判结果明细表》
  附件四、《关于若干事实在历次庭审中张瑞新与代理人侯伟律师的不同说法明细表》




  段海明

  党海兵

  2017年11月14日




  
  
  
  
  
  
  
  
  
  
  
  
  
  



本文网址:http://www.tyinform.com/contents/183/992.html (天涯信息网)
原文来源:http://bbs.tianya.cn/post-828-1483992-1.shtml

特别注明:本文系本站编辑转载,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