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 涯 信 息 网

同样的地两种对待,我种的土豆青苗60亩凭啥被西乌旗草监局翻扣了???

  我叫聂广义,是内蒙古锡林郭勒盟西乌珠穆沁旗白音华镇乌兰额日格嘎查村民。我在自己流转的耕地上贷款15万元种植了60余亩土豆,先是于2017年5月13日被西乌旗公安局西公(治)拘留字(2017)001号以涉嫌“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刑事拘留6天,2017年6月23日西乌旗草监局周局长带领公安局治安大队民警等10余人将其土豆青苗翻扣损毁,2017年10月11日西乌旗人民检察院西检公诉起告(2017)125号审查起诉期限告知书告知此案已进入审查起诉阶段。

  让我不服的是:同样的耕地同样的事,和我种植土豆地不到一千米的饲料地里同样是别人种植的土豆和蔬菜大棚40多亩,为啥别人种植没事,我却犯了法呢?
  因我文化程度不高有理也说不明白,下面我引用媒体调查来说明事情的来龙去脉,请正义的网友们看下我的遭遇:

  在当事人聂广义的带领下记者一行人来到他种植土豆的地里,被翻扣的地里还依稀可见未成熟的小土豆种子。该地位于白音华镇东南4公里左右的公路边下面,是他和本嘎查5户村民流转承包的土地,共210亩,除了种植高产饲料外,今年他又种植了60余亩土豆。他介绍说,该地不是草原,是1960年原哈日根台农业大队开垦的弃耕地,他从2010年至2017年先后种植青玉米和经济作物。2016年10月11日还注册成立了“西乌旗广亿蔬菜种植服务专业合作社”也领到了《营业执照》,类型为“农民专业合作社”(附图)。

  在距他不到一千米的南边公路下,在约40多亩的地里,是别人种植的约20余亩的土豆,和占地20余亩的4座白色蔬菜大棚特别醒目(附图)。

  在和该地种植户闲聊中记者了解到,他是兴安盟人,来此地承包土地种植业快8年了,也办有“蔬菜种植专业合作社”种了20亩土豆,蔬菜大棚4座蔬菜大棚种植蔬菜。当记者问为什么他种植的土豆就没人管时,他说:“以前旗里一个副旗长带领相关执法部门也来查过被我骂走了”。他指着脚下刚翻了的地说,明年还种土豆,种别的赔钱。让人疑惑的是,执法部门恐怕不是你骂几句就可以了结的。

  记者一行人又驱车来到了举报人说的高日罕镇六连在

  “高产饲料地”里种植小麦2000余亩的地里。举报人介绍说,这块地是流转给河北省张家口市冯XX的,约有2000多亩,一直种植小麦,今年合同到期了。记者见到地里还散落的小麦穗和麦秸,几架轮灌还在田间矗立着,举报人说,按说这也是高产饲料地,这个外地人在这里种了好几年经济作物小麦了,草监局为什么不管?

  在乌兰额日格嘎查走访了几户村民,村民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每亩饲料地投入各种费用包括种子,化肥、人工、水、农药、车辆、打捆、雇人工等百元以上,每亩地能打10捆,每捆能卖10元钱上下,这样算下来基本不挣钱甚至赔钱。牧草是天然的,不用投入,每捆卖的价格比青饲料高几元钱,牲畜爱吃。所以我们专业种植饲料的农户连基本生活也维持 不了,有的把地流转给别人,全家都出去打工为生。

  村民刘姓大爷说,说是嘎查,其实我们还是以种植为主的,草场每人30亩,按规定每20亩草场只允许养一只羊,靠养畜咋活?这里原本就是农业社,后头农转牧改成的嘎查,所以村子周边全是耕地。再说这个嘎查也设有被政府列入草原生态保护补助奖励机制,各种优惠政策及草场各项补贴也没有。有背景有人的种啥也没人敢管,没人的就要遭殃了。

  乌兰额日格嘎查村民委员会提供的嘎查简介介绍:乌兰额日格嘎查的原身是哈日根台农业大队,成立于1960年,社员多是从昭盟,宁城县搬迁来的农民。那时叫哈日根台公社,搬迁来的农民主要种植农作物为生,直到1986年从西乌旗白音高勒公社移民来一批村民合并到哈日根台农业大队。

  现在改名叫巴彦华镇乌兰额日格嘎查,现有人口977人,户籍人口850人,居住面积占5000亩,道路河流占2000亩,耕种土地6000亩,草场面积32000亩,共合计45000亩,人均土地面积7亩,人均草场面积37亩,嘎查60%的村民以外出打工为生,40%以养牧为生,现有牲畜18000头,每只牲畜平均草场1.7亩,因此村民只好上外嘎查租赁草场或者买草。虽然也是牧业嘎查,但和周边牧业嘎查相比,其它牧业嘎查平均每人草场面积700亩,差距可见一斑。

  从一份乌兰额日格嘎查村委会出具的证明记者了解到,聂广义种植土豆的地是流转本村民冯XX等5人的承包地,而非像西乌旗草原生态保护综合执法大队定性的“非法占用草原,擅自改变被占草原用土非法种植经济作物”一说。证明中说,该地是1960年原哈日根台农业大队开垦的弃耕地,后农业大队改为嘎查,因草场人均太少,村民们还是以种植农作物为主维持生存。该地在2007年小流域治理时

  还种植过树苗,但树木后来没有成活,在2009年有恢复种植。

  嘎查负责人说,本嘎查土地到底是什么性质的土地,因为没有接到上级政府或部门的文件明确。所以,我们目前无法定性该种什么不能种什么,连我们嘎查委员会都不知道土地性质,村民就更不了解内情了。名义上说是高产饲料地,但哪级政府或部门下过文件通知我们了?

  聂广义说:我是花钱流转别人的承包地,这是耕地并非草原,我也没有非法开垦草原种植土豆,别人能种我咋就不能种了?这是什么法规定的?说我“非法占用农用地罪”我只是种点土豆,能破坏土地吗?该罪我也咨询律师了,主要是改变土地用途,比如挖沙、建房、采石、采矿,倾倒废物而使耕地遭到破坏不能恢复的。种地能破坏耕地吗?我是个普通的老百姓,无权无势,但我相信法律总会给我一个公平公正的说法,我现在损失30多万元,拿什么还货款?谁能为老百姓做主主持公道呢?!
  

  

  

  

  

  

  

  

  

  

  

  

本文网址:http://www.tyinform.com/contents/183/920.html (天涯信息网)
原文来源:http://bbs.tianya.cn/post-828-1483920-1.shtml

特别注明:本文系本站编辑转载,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