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 涯 信 息 网

中国铁路郑州局集团有限公司郑州北车辆段发帖人疑遭监视

  中国铁路郑州局集团有限公司郑州北车辆段发帖人疑遭监视

  作为中国铁路郑州局集团有限公司郑州北车辆的普通职工,我原本可以和大家一样,过着上班、下班,平静而又有规律的生活,但是四年多的党办助勤生涯,却让我对平静生活的追求成为一种奢望。

  一次次地有人置我于危险之中,我不得不靠发帖子来自保。7月份以来,我在网上发了《中国铁路总公司郑州铁路局郑州北车辆段质检员的呼声》《中国铁路总公司郑州铁路局郑州北车辆段质检员的呼声为何昙花一现》等帖子,在网上发帖之后,我本以为,把有些人的行为公布于众,我就安全了,他们就不再敢明目张胆地对我怎样了。在我自认为一切都风平浪静之后,涌动的暗流却再一次滚滚而出。

  11月10日下午,我在网上查到了孩子其中考试成绩,其中数学考得非常好,进步很大,我打电话告诉孩子的时候显得很开心。没想到晚上临睡前,我在孩子所在班级的数学微信群,给孩子数学老师在晚上八点多发的链接投票时,却显示不出回复验证码投票的信息,只显示“一个微信号每天只能给一名选手投票”。我只好放弃用我的微信号投票,心想,可能是微信系统出了问题吧。拿来孩子的手机,用她的微信号成功投了票,然后发截图到群里。

  11月11日,在这个全球购物狂欢节里,我却陷入了深深的悲愤之中,为什么大家都能投票,我的微信却显示“一个微信号每天只能给一名选手投票”,而且11月9日还能投,11月10号,在投票截止的最后一天里,却投不上了呢,难道我的微信被人控制了,为了避免他们丧心病狂地利用我的微信做出更出格的事情,11月11日,我删除了原先微信上所有的联系人,退出了所有的微信群,注销了微信号,同时把微信绑定的手机卡扔进了垃圾桶。

  做完这些后,我仍心有余悸,相关的一幕幕,像过电影一样出现在我的脑海中。

  为什么买了不到一年的华为手机,电池电量竟用不到一天,有时到中午就没电了。有时候早上看手机,手机上显示的时间还停留在前一天晚上。有时候手机滑动如飞,大多数时候却像老牛拉破车,连拨号都困难。

  为什么会有有意无意的巧合?11月7日立冬这天,单位调休,我在家里包了饺子。晚上翻看微信朋友圈的时候,看到曾经在朋友圈里晒过切开的血红石榴的那人(详情请参看帖子《中国铁路郑州局集团有限公司郑州北车辆段质检员的生死求助》),那人是党委副书记王健的亲信,她在朋友圈里晒了吃饺子,并说,不知怎么修来的福气遇到一个好妈妈之类的。当时我感到很惭愧,因为前一天,我和同事家长里短聊天的时候,曾抱怨过我妈(我向来对我妈毕恭毕敬,也从未在别人面前说过我妈的不好,那天竟神使鬼差),别人在朋友圈里晒妈妈好,我却对别人说我妈不好,当时我很受触动。但是,联系频频出现异常的情况,联系那人曾经做过的事,这真的只是巧合这么简单吗,为什么我家吃饺子,她也晒吃饺子,为什么我前一天刚说过我妈的不好,她那天就晒她妈好,只有我和同事两个人在场的事情和只有我们家人知道的事情,她好像都知道,我工作的地方和她相距甚远,我同事和她没有任何交集,而且只是日常琐事。

  为什么种种疑问和和异常都在指向同一个真相?10月中旬的一天中午和下午,我像往常一样查看孩子的行走路线,(由于孩子上的是校外午托,每天中午和下午,我都会在手机上查看她去午托班和到校情况),却发现我手机上的APP显示,从她走到学校门口,直到她们开始上课,四十多分钟里,孩子的手机一直在学校门口的路边没有移动过,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我一遍遍地刷新,既无故障显示,又无位置坐标改变。此后的每一秒对于我来说,就像有刀子一下一下地扎在我心上,我无心工作,请了假,骑上车朝孩子的学校飞驰而去,路上,我急急地报了警。当我冲进教室,看到孩子安然无恙,一颗快要来的心总算放下了。从学校出来再看手机上APP中电话手表定位,已恢复到她所在教室的位置。

  联系这种种异常,我不禁惊愕,难道有人监控了我的手机,并利用我的手机做了很多我不知道的事情,我也被他们监视了?

  双11也是周六,孩子去了补习班,家人都出去了,那天,我一遍又一遍地听钢琴曲,以平复我愤怒的情绪和悲愤的内心,可怜我的家人,我的朋友,我的同事以及和我有过交集的人,不知从何时起,都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阴暗里那丑陋的人监视着,电影中楚门的世界竟真实发生在我身上,他们还利用我的手机做过哪些更加过分的事情。我打开电脑,准备在网上买部手机,却想到既然这部手机已经被监控,我怎么能保证新手机在送到我手中的过程中,不被他们植入监控软件。回想我正用的这部手机自从买回来之后,一直都是我在使用,至于手机什么时候被监控,我一无所知,唯一的线索是在今年五六月份的时候,那正是我在党办努力向上的时候,一个车间书记借我的手机用,当时我心里虽然疑问了一下,但还是毫不犹豫地递给他,然后又投入到忙碌的工作中,现在回想,他当时既没有用我的手机打电话,也没有发短信,他把他的手机给我,然后拿走我的手机,他手机的屏幕还亮着,我把他的手机放在桌子上,却没有多想,他拿我手机摆弄了一阵儿后还给我,我就收了起来。

  如果我的手机真的被监控了,他们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他们偷了东西,还要在被偷的人面前晃晃,引起我警觉的微信投票事件,是他们一时的失误吗?11月11日,很多疑问在我的脑海里绕来绕去,一会儿觉得自己多心,一会又觉得事实清晰,让我几乎崩溃。

  11月12日,我去实体店买了部新手机换上。与其恐慌地给朋友们打电话,告诉她们,有人可能会利用我的手机定位到我的具体位置,监听我周围环境,判断我和谁同行,以便在合适的时候对我下手,王健的可能性比较大,万一出什么事,让她们为我作证并提供线索,不如换部新手机,看护好手机,不如把这些公布于众,让更多网友为我作证。

  为什么我追求过平静的日子,却总有人对我步步紧逼。我不得不搬到物业管理比较完善的,租金是原来房租两倍的,感觉比较安全的小区租房住(这让我每月的工资都入不敷出)。孩子的学校明明离家很近,却不敢让她像其他同学一样独自回家,每天都让家人去接她,甚至跑到嵩山路派出所报警,只能通过接二连三地发帖子,把事情公布于众,以寻求自己认为的自我保护。就连我以前爬山认识的、互加QQ好友的驴友邀我下周去爬山,我却不敢再去了。

  一直在暗处监控我手机的阴险而卑鄙的人,希望你能站出来,是什么驱使你到了如此丧心病狂地地步,竟然毫不顾忌国家的法律法规,做出如此险恶之事。请你告诉我,下一步,你还准备对我使出什么招。

本文网址:http://www.tyinform.com/contents/183/786.html (天涯信息网)
原文来源:http://bbs.tianya.cn/post-828-1483786-1.shtml

特别注明:本文系本站编辑转载,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