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 涯 信 息 网

致汕尾市市委石奇珠

  尊敬的汕尾市市委石奇珠书记:
  您好!我们是汕尾市城区捷胜镇沙角尾村村民,久闻您是一位廉洁奉公,执政为民的清官,您始终坚持“发展是第一要务,廉洁是党的生命线”的理念,您始终坚持贯彻:“标准执法、智能执法、阳光执法及建立政府权责制度清单,推进权力公开,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让人民监督权力,把权力关进笼子是深化改革,依法行政,建设廉洁高效的政府的根本途径”等工作方针政策。
  我们汕尾市早就盼望能有一位像您这样的父母官来执掌我们的政局了,希望您能用您一贯的廉洁奉公的霹雳手段为我们汕尾注入一股新活力,打造一个全新汕尾!
  冒昧给你写信,希望您能原谅我们的唐突,我们也是形势所迫、迫不得已而为之。适逢近期政府开展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颁证重大活动,全国各地干部积级响应国家政策配合各村村民都在进行合理、合法、公开的对土地进行全面审查、清理并最终为村民进行权属登记;唯独我们汕尾市城区捷胜镇沙角尾村却无法为村民所拥有的土地进行确权,究其原因是本村现任两委无法对本村土地进行有效审查及清理,对土地无法审查及清理的原因正是由于2000年自何秀锋任村主任兼村支书起历届村两委在本村村民不知情的情况下对本村大量的村集体用地及村民个人耕地进行非法租售;以下我们就汕尾市城区捷胜镇沙角尾村土地问题的情况作详细描述。
  1984我们村进行第二次土改时所整理出来的耕地共有766亩,并据根当时的实际情况进行按户分配。于1984年到2000年间我们村每户都拥有各自的耕地,但于2000年何秀锋上任村支书兼村主任之后情况却发生了极大恶性变化。2000年当时何秀锋以重新分配土地为借口,对全村耕地进行回收,但回收之后没按当时村实际人口重新分地,而只拨划小部分耕地分给部分愿意耕种的村民,而其他的大部分耕地归为村集体用地,同时何秀锋承诺于2008年对本村所有土地再进行分配来平息村民的疑惑;从2000年何秀锋对本村耕地归村集体用地之后,在其不良作风之下历届村委干部不顾村民利益、违法违章、在村民代表与村民不知情的情况下私卖、私租、私借我村大量土地及财产、暗中操作;由于本村大部分村民对村集体财产及集体用地的权属概念不甚了解,以为归村集体就可以任由村委领导任意处理,另有部分了解的村民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对本村的财产及土地流失不闻不问或与村委干部私自勾结对本村土地进行购买、租凭或借用, 因此于2000年之后历届村委干部疯狂的将本村集体用地、山地、海权、扶贫款、国家其他拨款都于村委干部进行内部处理,政务从不对村民公开;以至于2008年何秀锋承诺重新分地的事情,却由于当时村委干部对土地存量理不清而不了了之,情况一直拖到现在的土地确权,我们村两委还理不清本村土地存量,同时村两委在村民要求出示历届村委私卖、私租、私借土地的相关文件时,却以上届村委未交接相关资料为借口进行逃避;据不完全统计,我村耕地由1984的766亩到现在的不足330亩;以下就本村村委干部私卖、私租、私借的地土及财产情况作部分列明:
  一、私卖土地:
  1、私卖龙虾潼山山坡地:该地块于2009年由村委干部何世道以征用的方式以10元每平方的价格私卖给个人黄宝玉6600平方米,用于建设商业性寺庙,而且以极其荒唐的价格进行私下交易,村民却一概全不知情;征地协议书详见下图:

  
  2、私卖塔鲎州(外海埔)山坡地:该地块于1997年由村委干部何秀锋假以繁荣村集体经济的名誉,在村民不知情的情况下以征用的方式按8元每平方的价格私卖给丰胜海鲜餐厅6000平方米,用于私建鲍鱼养殖场;而当时何秀锋并不是在任村委主任,此份文件有存在伪造的可能性,如此种情况的存在其情节极其恶劣;现该养殖场已转卖他人;征地协议书请见下图:

  
  3、私卖耕地:何秀锋在职其间私卖大量耕地给有关村民,由1984的766亩到现在的不足330亩,且这种私卖耕地的行为不存在相关买卖协议,买地村民只将买地款交由何秀锋,由何秀锋开出收据作为买卖证据。由于此类卖地行为村民毫不知情,曾经出现好几次耕地人与买地人闹矛盾的情况,最严重的一次为何秀锋亲弟何恭亮之子(买地人)与本村村民黎胜杰(耕地人)差点闹出人命,最终由于黎胜杰误伤何恭亮之子而不能私下解决害得黎胜杰坐牢一年,而此次矛盾事件公安系统绝对有档可查!而且何恭亮之妻是黎胜杰之亲堂姑!
  二、私租海域:
  何秀锋于2007年在村民全不知情的情况下私租海域老爷礁、牛礁、双礁、平礁等相关海域给其亲弟何恭亮养殖鲍鱼、海胆;曾经这一大片海域何恭亮禁止相关人员及鱼船进入,严重影响本村鱼民捕捞作业!相关协议详见下图:

  

  
  三、私租村集体用地:
  1、何秀锋无限期私租外沙坝沙滩防护林用地给邓丰胜:何秀锋于2003年将本村外沙坝沙滩防林用地20亩在村民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以每年租金2000元的格价无限期私租给邓丰胜;现该地块防护林已不复存在,林地已被挖成养殖池并引入海水,由于养殖污染已严重破坏了外沙坝至少40亩护林地性质,同时出租地块的地貌已发生基本改变,且该地块经营权已由邓丰胜私自转手他人经营;相关协议详见下图:

  
  2、何秀锋私租内沙坝耕地给邓丰胜:何秀锋于2002年将本村内沙坝耕地30亩在村民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以每亩每年50元的价格私租给邓丰胜用于养殖,现该耕地已被挖成养殖池并引入海水,由于养殖污染已严重破坏了内沙坝至少40亩耕地,使该地块性质已不适合耕种;现邓丰胜已将该承租地块转租他人;相关协议详见下图:

  

  
  3、何秀锋私租石狗湖周围耕地给邓丰胜:何秀锋于2005年将本村石狗湖周围60亩在村民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以每亩每年60元的价格私租给邓丰胜用于养殖,现该耕地已被挖成养殖池并引入海水,由于养殖污染已严重破坏了石狗湖周围至少100亩耕地,使该地块性质已不适合耕种,且该出租地块已部分盖起民房;现邓丰胜已将该承租地块转租他人;相关协议详见下图:

  

  
  4、何秀锋私租牛母洞海边山坡地给潘爽恩:何秀锋于2003年将本村牛母洞海边山坡地(部份是耕地)25亩在村民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以每亩每年300元的价格私租给非本村人仕潘爽恩用于养殖,现该地块已被挖成养殖池并引入海水,且该出租地块已部分盖起民房;相关协议详见下图:

  

  
  5、何秀锋私租外海埔山坡地给周志飞:何秀锋于2003年将本村外海埔山坡地(部份是耕地)30亩在村民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以每亩每年200元的价格私租给非本村人仕周志飞用于养殖,现该地块已被挖成养殖池并引入海水,且该出租地块已部分盖起民房;相关协议详见下图:

  

  
  6、何世道私自续租莲花耕地给刘克岳:何世道于2011年将刘克岳由租期合同120亩用于种植柑樜的莲花耕地在合同期到期之后在村民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再续租60亩给刘克岳,续租租金为每亩每年60元;而刘克岳续租之后将该地块改为养殖作业深挖养殖池并引入海水,而后并转手他人;现该地块的耕地属性已遭完全破坏;相关续租协议详见下图:

  
  根据以上所列情况可以看到我们汕尾市捷胜镇沙角村之天何其黑暗,但这还不是我们村黑暗的全部;2000年之前我们村是绿水青乡、水利发达、近滩海势平缓、沙滩宽阔是汕尾市名副其实的鱼米之乡,但自2000年之后除了以上所列的有关土地非法租售的情况之外,本村干部勾结外部黑势力私卖私运沙土,使本村沙土流使极其严重,沙滩由2000年之前两百多米的宽度到现在最宽处不足20米,有些位置已不存在沙滩,且现在近滩海势已不平缓;水利方面由于原耕地经租售之后其耕地性质遭毁灭性破坏之后水利系统已不复存在;原本村所有山坡地均黄土上面包裹着大量绿色植被,而现在却被村干部勾结黑势力将所有黄土挖尽进行私卖,绿色植被也不复存在;主席曾说过“金山银山,比不上绿水青山”,而我们村干部在没有为本村谋求发展的同时,却为了一己之利毁尽本村之绿水青山及几百米宽度之银滩;本以为适逢本次土地确权之机现任村两委能为村民回收所有非法租售土地再为村民分配相关耕地进行确权,但村两委却毫无作为;村代表在村两委毫无作为的情况下于3个月前联名上书捷胜镇政府,但捷胜镇政府到现在为止却毫无行动及答复;从以上相关土地租售非法协议可以看出,本村所有土地的非法租售绝对是捷胜镇政府与本村村两委连成一气进行非法操作,因此本村村代表及村民按正常途径反映的所有问题均得不到有效解决;总书记在2014年1月20日在《党的路线教育实践活动第一批总结会议》会上说:“从群众最关心、最迫切的问题入手,着力解决关系群众切身利益的问题,解决群众身边的不正之风问题,把改进作风成效落实到基层,真正让群众受益,努力取得人民群众满意的实效”,在我们村民所有合法权益遭粗暴践踏而申诉无门的当下,我们汕尾市城区捷胜镇沙角尾村全体村民在此一致恳切请求您能依照总书记的讲话精神,坚定不移的用您的惊人魄力扭转汕尾党政歪风,刹住汕尾贪官污吏的邪气,惩奸除恶,为我们平民百姓伸张正义,还我们的合法权益。
  此致
  敬礼
  汕尾市捷胜镇沙角尾村全体村民
  2017年11月13日

本文网址:http://www.tyinform.com/contents/183/738.html (天涯信息网)
原文来源:http://bbs.tianya.cn/post-828-1483738-1.shtml

特别注明:本文系本站编辑转载,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