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 涯 信 息 网

镇雄公安局信访局南台街道办非法截访违法监视居住限制人身自由的控告

  关于云南镇雄公安局信访局南台街道办事处
  非法截访违法监视居住限制人身自由的
  控 告
  我叫孔琴,云南镇雄人。2014年4月1日,我家没人在时,几十年房墙被2012年买房居住的贵州毕节人申庆谷为了侵占我家财产,在装修房子,乘我家没人在时,故意埙毁我家房墙1米多长,3米多高。2014年4月4日我回到家里,上门问申家为何毁墙,竟遭到妻子、儿子、女儿及亲家结伙殴打致伤,前后报警两次,由于申家仗着公安局西城派出所中队长乐智金撑腰保护,公安局就办人情案、关系案、金钱案,于是我就上访控告公安局行政慢作为、乱作为和不作为。2016年7月6日,公安局为打击报复,在未解决我反映“毁墙打人”一事的情况下,在县印刷厂外为何强行抓捕我到西城派出非法拘禁30多个小时,病中的我腰椎被公安整伤。我反映的“非法拘禁”一案得到上级人民检查院的高度重视,已形文下发到镇雄人民检查院,检查院分给公安局办理。由于地方官僚作风腐败,官官相护严重,加之镇雄山高皇帝远,相关单位及领导胆大妄为,置之不理,任由干部、警察违法违纪,残害、践踏、蹂躏无辜百姓,视而不见,充耳不闻,任你反映,直接不管。
  为了看病,进京寻求腰椎被公安局整伤的医治医院,到石家庄火车站,发现一个男人上车寻找监视我,我发现苗头不对,2017年10月12日晚,就到湖北保定火车站下车,监视的人也跟着我下车,监视我的人是昭通市信访局的领导,是镇雄人。我一下车,就被镇雄县公安局、信访局早已安排蹲守的截访人员伙同跟踪监视我的人强行把我拖离几丈远之后,又把我抬上黑车,在车上全身遭受县政府信访局截访人员的拳打脚踢,头部用拳头捶打,并伴随抓扯头发,把我打得头昏眼花,疼痛难忍。我哭着跟他们解释,这次我出来主要看病,若再不及时医治,我后半生面临瘫痪,并拿出随身携带的检查腰椎被公安局整伤的相关片子和检查结果给他们看,他们不信,认为我要去北京上访控告他们。随后把我拉到石家庄公安局、南台街道办事处截访者早已住好的宾馆里,为了自救,打电话报警,西正街社区主任李晓翔抢我的手机,不准与外界联系,无奈之下,只有大喊救命,李晓翔用手捂着我嘴巴,不准我叫喊,并把我摁在地板,用膝盖顶撞我的肚子,若不是南台街道办事处朱启淑副主任及时制止,后果不堪设想。不等我缓过气来,李晓翔、民警朱祥俊、朱副主任、西正街社区监委委员邓成俊等 一伙10多个人又强行把我抬上第二辆截访车,在车上我一直被李晓翔、朱祥俊挟持到湖南与贵州两省交界处上了镇雄公安局的截访车上才把我放开。鞋子被打丟,袜子被拖烂,光着脚把我拉回镇雄,在截运我的途中,中途换车三次。镇雄县公安局直接安排牌照为云.C1070警的警车在西城派出所王副所长的带领下至少有5人早已把车开在湖南与贵州交界处等待,到达两省交界处,我又拿出第二个手机打电话,从镇雄方向来截访的一个警察抢我手机和钱包,我反抗,脸部遭受该警察一耳光,打得我头昏眼花,火是四溅,背包带已被抢断。
  由于我反映公安局行政慢作为、乱作为、不作为和非法拘禁涉及的相关人员没有问责和处理,因此,在非法截访中,截访人员更加猖狂,更加肆无忌惮,更加变本加厉整我,差点把我整死。
  2017年10月14日早晨8:00左右我被截访回镇雄,截访已限制我的人身自由30多个小时。到镇雄后,截访人员不管我的死活,几个人把我打伤我抬来放在我家房子外冰冷的地面上,马上排人监视我的居住和行踪,不准离开。亲人看见我被打成这样,若不及时救治,会有生命危险,把送出去医治,却被监视看管的人拦截下来,要出去,必须请示领导。最后领导答复亲人说,出于人道主义,只允许在县人民医院医治。有没有天理和王法?共产党的干部、警察违法违纪把人打伤不医治,还要限制我的就医地点和限制我的自由,视百姓生命为儿戏。还说:截访人员在截防途中确是打了我,是因为我不听话,不按他们的意图办,该打。
  事实上,相关部门对我早有防范,是因为他们所做的事情,怕见天,更害怕受到牵连处理,才对一个腰椎被整伤面临瘫痪的女人下毒手。2017年10月2日至3日,公安局就安排人违法监视我的居住、跟踪限制人身自由达30多个小时,就连上厕所都是男人跟着,守着我把手解完,这是对我人格权的最大侮辱。
  2017年10月14日晚,在公安局排人监视下,亲人才把我送到县人民医院医治。从进院起,公安局天天排民警、社区及派出所辅24小时按上午、下午、晚上三班值轮流监视、跟踪我,每班2至3人,有时可达4至5人,监视跟踪车辆4辆,其中2辆不敢挂牌的东风小康微型车、1辆牌照为云A.Y722B 011西勤务车和一辆没有牌照的摩托车。从2017年10月14日上午9:00左右至2017年10月28日上午11:00左右撤除对我监视止,已对我违法监视居住限制自由14日约330个小时左右。为此,请上级领导、媒体、记者关注我!早日驱走笼罩在镇雄上空的浓雾,让老百姓早日见到阳光。
  我多次打电话要求不要对我监视,更不能限制我人身自由,涉事单位的领导说,这是县领导安排的,我必须请示县领导,我也没办法。
  监视居住是指人民法院、人民检查院、公安机关在刑事诉讼中限令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规定的期限内不得离开住处或者指定的居所,并对其行为加以监视、限制其人身自由的种强制措施。我是一位上访者受害者,公安局把我当作犯罪嫌疑人对待,限制我的人身自,简直就是违法犯罪。
  信访权本是法律赋予公民的基本权利之一,公民合理诉求理应受到法律的保护,地方相关部门为其达到目的,不惜重金,不管花多大代价,明知是违法违纪,也要把我截访回来。截访就是对公民权利的抢劫,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是赤裸裸的违法行为。
  公安局、信访局、南台街道办事处就是非法截访,对我采取“围、追、堵、截”违法行为。中纪委明文规定:严禁截访正常上访者,坚决杜绝一切“拦、卡、堵、截”上访群众;国家信访局三令五申,明令禁止以任何形式限群众正堂上访,不允许打击报复上访群众,非法截访,发现一起,查处一起,绝不姑息;公安部明文规定:“严禁公安参与拆迁等非警务行为,擅自动用警察参与截访不仅是非警务行为,情节严重会构成违法犯罪,将严肃究相关人员的责任”。公安局不仅参与,直接是这起截访的策划者、组织者。
  根据刑法第238条之规定:早日把非法截访限制人身自由的李晓翔、朱祥俊等一伙10多个人和违法监视居住限制我人身自由的民警、辅警所有人员绳之以法,并在截访中对我实施暴力行为的信访局截访人员、李小晓翔等人从重处罚;对涉及的相关人员问责。

  
  
  
  
  
  
  
  



  控告人:孔琴
  电话:15094263639


本文网址:http://www.tyinform.com/contents/183/663.html (天涯信息网)
原文来源:http://bbs.tianya.cn/post-828-1483663-1.shtml

特别注明:本文系本站编辑转载,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