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 涯 信 息 网

苍溪县元坝镇中心卫生院“医生”非法行医草菅人命,无人管?

  苍溪县人民政府:
  我是元坝镇天井村李建华(已故)之女李璐
  我向苍溪县人民政府举报元坝镇卫生院使用没有医生资格的人,进行急诊抢救,导致我父亲死亡,现元坝镇卫生院推脱责任,卫生执法大队工作人员销毁封存病历,请求人民政府依法处理,并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
  事实如下:
  2017年10月11日,中秋刚过,然而这一天却是我们全家人最为痛心疾首的日子,我们可亲可爱的父亲因突发疾病,在苍溪县元坝镇中心卫生院非法行医者赵鹏的抢救下与世长辞了!遭遇了我人生中最不愿发生的事情,这样的事情是我无法接受的噩耗,看着白天还在忙于工作且有说有笑的父亲此时却成了一具冰凉的尸体,我犹如五雷轰顶,真的无法相信这一切是真的!一直安慰自己说这不是真的,可事实是无法改变的。父亲的突然离世让全家都万分难过,但却没有人可以改变什么,我知道我再也留不住他的脚步,谁也无力阻止死神将我们敬爱的父亲带走,我们所能做的也只有祈求父亲一路走好!在10月18号安葬好父亲后,我们家人一直无法相信与接受这样的事实,后来慢慢回想起父亲在感觉到自己身体不舒服的时候,独自从家步行到元坝镇中心卫生院,人神志清醒,从家到医院直线距离也不超出200米,可为什么到达医院仅仅40分钟左右就死亡了呢?我们一家人都对这件事情感觉到疑点重重,后来经过多方调查与走访,得知到的结论却让我们为之震惊,也感到非常气愤,其具体的情况是:
  经到苍溪县卫计局与院方领导核实,当时参与抢救的苍溪县元坝镇中心卫生院医生赵鹏在没有取得医师执业证书的情况下,就擅自执业,而且执业的范围属于要求主治医师以上才有资格的抢救手术,再加之在抢救过程中,赵鹏因为无抢救经验,耽搁宝贵的抢救时间,在父亲病重之时,不进行现场急救,而武断的从元坝镇卫生院门诊部将父亲转移到住院部抢救室抢救,而不是选择将父亲从快捷通道用推车与担架移至抢救室,然而赵鹏却打电话通知救护车司机,从元坝镇卫生院住院部开车,绕过新街到上面门诊部,距离2公里左右,在没有医生陪同的情况下,将父亲拉到2公里以外的住院部,当时天黑路滑,又下着大雨,整个转移过程20分钟左右,也正因为这样错误的决定,导致了我的父亲错过最佳的抢救时间,而遗憾的离开了人世。苍溪县元坝镇中心卫生院赵鹏的此种行为,已经涉嫌构成了非法行医罪与玩忽职守罪。
  今天我带着悲痛与愤怒的心情,找到了苍溪元坝镇卫生执法工作人员陈科同志,要求他能够协助提供2017年10月11日晚,苍溪县元坝派出所出警人员与法医、苍溪县元坝镇卫生执法大队工作人员全程参与的对元坝镇中心卫生院赵鹏医生与护士抢救我父亲时所用的各类药品与抢救记录的封存物件,但听陈科同志介绍,由于时间较长久,封存的药品与抢救记录已经在父亲去世不久进行了销毁!(在我去的前一晚上22点左右,医院孙家才院长已经找他索要过)真不知道,孙院长半夜找陈科同志索要封存物件的用意何在?其次,封存药品与有着非法行医者赵鹏签字的抢救记录,真的是已经销毁了,还是别有用心呢?
  索要封存物件未果,我找到了苍溪县元坝镇中心卫生院院长孙家才同志,向他表明我的来意后,他很明确的告诉我,赵鹏的确没有任何行医资格证书,而且在三年前赵鹏在医院一直从事疾控管理工作,是孙院长来元坝任职时,才调换到现在的工作岗位上,孙院长介绍曾经派赵鹏到一些上级医院进修与培训过,虽然没有行医资格证,但还是比较有经验!另外表明现在乡镇医院这种没有行医资格的医生有很多,要我体谅他们的难处,也要理解基层医院的这种现象。那么试问孙院长,在你的口中表示赵鹏基本功扎实,经验充足,那么这样一个厉害的医生怎么这么多年没有取得行医资格证呢?其次,用你的概念来说,是不是一个会开车的人,在没有取得驾驶证的情况下,可以去开客车呢?乡镇卫生院人才缺乏,无行医资格证的医生也很多,这样的解释不是你们把人民的生命用来当儿戏的理由!老百姓充分信任你们,相信你们的医术,所以才会在生病的第一时间,选择公立医院就诊,而你们却知法犯法,蔑视人民生命,请问你们的医德何在?人性何在?共产党员的党性何在?
  更为可气的是,父亲当晚到达医院到最后死亡这个过程中,进行抢救的只有赵鹏与一名护士,在派出所出警人员的影像资料中,也只有赵鹏与护士在场,封存抢救过程中所使用的药品与抢救记录时,签字人也是赵鹏,而今天早上在孙院长的口中却变成了是杨家合医生在指导赵鹏医生抢救,可是所有在场的医护人员与亲属、其它病人及病人家属、出警人员都能证明杨家合医生着便装到达现场的时间是父亲去世后。另外,在父亲去世后,我到医院找赵鹏医生开具死亡证明,结果赵鹏不在,是孙院长找杨家合医生代开,可开具死亡证明时,杨家合医生当着我的面几次给赵鹏医生打电话询问父亲的死亡原因是什么,请问:按孙院长的说法,杨家合医生在场指导,他不清楚父亲的死亡原因吗?要向一个没有行医资格的非法行医者去询问死亡原因吗?所以,我想问孙院长,你觉得你的说辞合情合理合法吗?俗话说:“医者仁心”,这一点在你们的身上存在吗?出了问题时,没有想过好好反省自己存在的问题,而是想着找人来作伪证,孙院长你在治疗别人身体疾病的同时,请问你的医德过关吗?
  不幸中的万幸,当天晚上元坝派出所的警官们与卫生执法人员,工作非常认真细致,实事求是的用摄像机记录了当天晚上的整个情况,详细清楚的记录了参与抢救的赵鹏医生与护士,在抢救记录上与封条上的签字过程。其次,封存过程中也有很多在场的医护人员、患者及患者家属、我方亲友等,都见证了赵鹏医生的签字。充分证明了赵鹏就是当天晚上我父亲的抢救医生,这是一个不可否认与不争的事实!
  时至今日,我到苍溪县元坝镇卫生院多次交涉时,非法行医者赵鹏仍然在岗位上非法行医,这是怎么样强硬的后台,才可以让一个没有任何行医资格的人肆无忌惮的继续留在这个岗位上,不难想像,元坝镇在苍溪所有乡镇中是比较繁华的,人口也是较多的,元坝镇卫生院非法行医,关系当道,准入制度不规范不健全!把人民生命安全放在什么位置,大家也就不难想象!
  医护工作是一项特殊的工作,与人的生命息息相关,丝毫之差都有可能置人于死地,这样一项专业性较强的高危职业,怎么能如此怠慢。谁能保证无证人员的技术过关呢?党中央领导都一直呼喊:群众的利益高于一切。苍溪县卫计局允许这类人员的进入如此重要岗位是救死扶伤呢?还是草菅人命?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内心是朴实的,作为父母官的领导啊!你们的生命是贵重的,可群众也是娘生的啊!快快救救苍溪县的穷苦人民吧!不要让他们成为无证医护人员的试验品。别再草菅人命、涂炭生灵了,我跪求主管的大老爷们赶快制止这场噩梦吧……

  同时请新闻媒体记者以及网友们为了更多的老百姓不再受害,给苍溪县卫计局与苍溪县元坝镇中心卫生院曝曝光,谁给了他们如此大的胆量,又是谁赋予了他们如此大的权力?能够将那么多没有行医资格的非法行医者安排在一个关系到人民生命安全的重要位置上!

  请我们苍溪县政府主管部门尽快把这些非法行医者及主管领导绳之以法,主持公道!  
  实名举报人:李璐
  电话:13981211449

本文网址:http://www.tyinform.com/contents/183/575.html (天涯信息网)
原文来源:http://bbs.tianya.cn/post-828-1483575-1.shtml

特别注明:本文系本站编辑转载,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