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 涯 信 息 网

我该向谁申诉,法官吗,那些制造冤案的原凶们!

  从事情发生到现在已经5年多了吧,病痛折磨着我的大脑已经让我有些记忆模糊了,但是那可憎的法官脸庞却宛如昨日,始终不能原谅与忘记,噬咬着我的心。有人说仇恨是世间最大的动力之一,我如今深有体会。如果有可能,我宁可不继续等待那迟来的正义,也想要快义恩仇,替我和我那已经伤痕累累的战友们将那插标叫卖之物亲手摘下,狠狠的踏入土中。已慰正义和公正在的在天之灵。
  事情发生在2012年的春天,起因于一起小白内障手术,因为吉大二院主刀医生张辉“精湛”的技术,给我的眼睛带来了诸如“重影,斜视,眩晕,眼睛经常剧疼”等诸多病症,使我从一个高收入的行业的工作者变成了如今只能拖累家人的累赘。不但不能工作,连日常自理都有些困难,只能将就着过活。我至今还能想起我曾经找过张辉医生理论的那次,她的脸上浮现出的那种我当时无法理解的表情,现在想来,那表情中有一丝的愧疚,但更多的是无奈和怜悯,啊!是啊!在我经历了法院的种种手段和见到了那些和我有着相似经历的人们的苦苦挣扎之后。
  王伟志,一个和我因为同一个医生的手艺的变得近乎盲人的老人,不过身患癌症的她恐怕是等不到公正的那一天了,的迟到正义对她来说恐怕只能是个奢望了。
  孙国发,一个为了爱人遮风挡雨的人,可惜瞎的终究还是他爱人,毕竟治病是不能替代的,也因此,他本人替他爱人劳累了十几个春秋。
  张亚忠,他爱人已经不在很多年了,我没能见到她本人,但是我在她身上见识到了宛如当年731般的试验:一天时间注了一万毫升液,这可真是人类史上极为难得的科学数据啊,用区区一条人命为代价,对吉大二院那些狂人们来说还真是划算的紧,毕竟对他们来说还有什么比人命还便宜的东西吗?请原谅我这每时每刻都在眩晕的脑袋,我真的想不到。
  房金海,曾经是一个司机,还是特种车辆的那种,不过如今被吉大二院弄得双目失明的他只能是被别人来指路了。呵呵!命运还真是讽刺。
  诸如这样的人还有很多,包括我在内,我们都曾经有各自不同的生活,有辛勤,有幸福。但那已经成为过去,如今我们只有两种生活:失去家人的疼苦生活或者饱受疾病折磨的快要过不下去的生活。
  我们是同志,不是为了革命,我们没有那么远大的理想,也失去了健康的身体这个本钱;不是为了生活,这种疼苦的生活还不如了结了算了。但是我们有共同的仇敌:吉林省南关区人民法院以及法官刘卫国。我们每个人都希望国家的正义能够降临在这个法院和法官身上,审判他们的罪恶,还我们公平和正义。但是事实却告诉我们这个愿望是多么的美好和天真。残酷的事实让我们成为了天然的同志。
  捏造事实,伪造证物,销毁证据,还有许多让我眼界大开的阴损招数,比如:在准备好的文件下再加一张用类似复写纸做的文件让你签字,那么你签一个字就会有两份签字文件,而且其中一份还是空白的,可以让他们随便填写。又或者在你同意鉴定并送交材料时,暗中先交一份他们自已准备好的材料,而那份所谓在法院法官面前双方检查密封公正过的材料则会变成无足轻重的补充材料。呵呵,长见识吧。让我知道了无底限,无下限,以及人至剑则无敌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更何况这些手段方法可是没有什么法律法规明令禁止的,换句话说对法院法官来说这就是合法的。多么令人绝望的合法。
  法,早已成为这帮人手中的玩物!
  我曾经是一个无神论者,因为神明离我太远,但我如今确希望神真的存在,能体察人间冤屈,用雷霆消灭这些玩弄法律,制造人间疾苦的罪人。我曾经不信仙佛,因为仙佛不可能为我申冤显灵,但我如今也希望他们显灵,给我十来个的钉头书,因为这东西只能用二十一天,但想把它用在这些原凶身上的又怎会只有区区二十一个人。
  一个医院和法院的受害人:赵桂荣
  2017.11.11



本文网址:http://www.tyinform.com/contents/183/558.html (天涯信息网)
原文来源:http://bbs.tianya.cn/post-828-1483558-1.shtml

特别注明:本文系本站编辑转载,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