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 涯 信 息 网

扬州:历史文化名城绝不能自行毁灭历史市井文化

  扬州:历史文化名城绝不能自行毁灭历史市井文化

  保留红园历史文化名胜,迅速制止非法组织逼迁


  


  扬州红园花鸟市场始建于1958年,此后又在此基础上发展了扬州民间收藏品市场,占地30亩,铺面商户180家,固定摊位加临时摊位500多户,主营花鸟鱼虫、古玩藏品、家庭宠物和工艺、旅游商品,因位于市区护城河边,毗邻瘦西湖畔,六十年来已成为扬州市民和中外游客赏花观鸟,淘宝收藏,美化生活和休闲观光的消费旅游好去处。这座被许多游客称誉的“最漂亮的花鸟市场”,已成为古城扬州一道亮丽的名胜风景线。

  非法组织实施的非法逼迁:阳光下的罪恶
  党的十九大召开,将进一步加快“法治中国”的建设进程。然而,就在十九大刚一闭幕,名闻遐迩的扬州红园花鸟市场却遭到了巨大的灾难,上百名不明身份的人分别手持一纸“解除租赁协议项目指挥部”的一封信(见图一证据),突然闯进了各个商铺,以威胁、滋扰等种种非法手段,强行威逼各家商户签订解除房屋租赁合同的协议,这伙人在光天化日之下公然践踏法律,整日干扰商户正常经营(有相关图片和录像为证),严重破坏市场秩序,在社会上造成了极为恶劣的影响。

  

  这些明显带有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光头党”,组织层次分明,组织结构严密,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规定,已完全符合《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条规定的“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的特征。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十五条规定:“国家依法禁止任何组织或者个人扰乱社会经济秩序。”但是,连日来,这帮不法人员在无任何动迁资质的情况下,故意寻衅滋事,扰乱市场经济秩序,采用口头威胁、限制人身自由和恶意谩骂、恶毒攻击以及野蛮封闭店门等违法犯罪行为,甚至还以不签字就不准吃饭,也不准上卫生间等伤天害理的逼签手段,强行逼迫一百余经营户签订了解除房屋租赁合同的协议,给各商户造成了一定的经济损失,精神上也造成了较大的伤害,一些经营者欲哭无泪。

  而其非法“协议书”上谎称:“乙方自愿搬迁”, 但乙方却没有任何搬迁补偿金额的文字注明,更没有甲方的印章和法定代表人签名(见图二证据)。而各商户作为乙方,竟然得不到一纸“协议书”收执。

  

  扬州金马集团已购买的20年土地使用权,并建筑了四千平米的商铺,还有长达八年才到土地使用期限,也被强行威逼搬离,遭到拒绝。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同无效:(一)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订立合同,损害国家利益;(二)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 (三)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四)损害社会公共利益;(五)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
  因此,邗江区梅岭街道办事处在非法承包的搬迁任务中(见图三证据),所雇佣非法组织以违法犯罪手段,强行逼迫大部分经营户签订的“解除房屋租赁合同协议”根本无效。

  

  并且,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民法通则》司法解释第78条:“凡是依法或者依双方的约定必须由本人亲自实施的民事行为,本人未亲自实施的,应当认定行为无效”等规定,在本案中,由于扬州市富春饮服集团有限公司红园花鸟鱼虫市场才是实施民事行为的当事人,分别与各租户签约的固定期和无固定期《房屋租赁合同》合法有效(见图四证据),应当受到法律的保护。而所谓的“解除租赁协议项目指挥部”,作为一个非法的临时组织,无权实施民事行为。

  


  文化名城绝不能毁灭历史市井文化
  每一座城市,都需要一座花鸟市场,来安放我们的闲情逸致!古城扬州也不例外。连日来,一边是政府有关部门雇佣非法组织的非法逼签,一边又是许多市民在网上的感伤叹息:作为一种生活方式,红园承载着多少老扬州的记忆。逛红园花鸟市场,是很多老扬州几十年的习惯。
  而具有古韵风味的红园,如商户们搬迁至远离市中心四公里偏僻的“花都汇”,红园将从此永远消失,也将会使许许多多的老扬州们,彻底失去一种享受鸟语花香的生活方式,历史文化名城也将自行毁灭一处历史悠久的市井文化,并且,由于“花都汇”仅仅只长期闲置着约八十余个摊位,且租金又高,根本就无法满足数百商户的搬迁需求。
  多年来,许多下岗失业人员常年以市场为家,生活来源全靠市场经营,如果失去守护着这一方给予自己生计的市井之地,我们将又一次被无情地推向社会,再次陷入重新失业的困境。
  曾何几时,扬州天宁寺古玩市场也曾经是扬州、镇江和泰州古玩集散之地,在苏北苏中首屈一指。然而,在地方政府盲目的、甚至麻木的违法行政中,为充分利用东关街道办搬迁后的空闲场地,扬州名城公司出人意料地也举起古玩大旗,收拾出三十余个古玩摊位,地方政府假借天宁寺大修之名,要求天宁寺古玩市场整体搬迁。然而,天宁寺古玩市场一搬迁就“死了”, 为挽救自行毁灭的一处市井文化,此后,天宁寺不得不重新又恢复了古玩市场。
  因此,在当下“法治中国”的建设中,地方政府的某些官员应当吸取这一沉重教训,绝不能刻意为了自身的利益,在头脑发热中继续麻木不仁地违法行政,肆意侵害纳税人的合法权益,伤害广大市民多年来对红园的感情,以强行逼迁等非法手段,再次去毁灭红园这一处历史悠久的市井文化,使镶嵌在古城扬州护城河边这颗灿烂的名珠,从此就这样无情地消失。

  政府必须加强自身法治建设,自觉接受人民的监督
  据日前网上消息称:根据市政府会议纪要关于绿杨邨景区综合整治的总体要求,在扬子江集团与瘦西湖景区签订的全面战略合作协议基础上,终于达成花鸟鱼虫市场搬迁协议,花鸟鱼虫市场将整体搬迁至景区花都汇,为红园地块的转型提升和绿杨邨景区的综合整治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我国《合同法》第三十二条规定:“当事人采用合同书形式订立合同的,自双方当事人签字或者盖章时合同成立。”
  然而,根据相关法律和最高人民法院《民法通则》司法解释第78条的规定,扬子江集团与瘦西湖景区,并非享有签订红园搬迁协议“当事人”的主体资格,因此,其双方“终于达成花鸟鱼虫市场搬迁协议”,违反了我国《合同法》和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应当属于无效。
  并且,地方政府为搞所谓绿杨邨景区的形象面子工程,不经网络民意调查和专家论证,不依法履行行政许可制度,不依法实行项目公开招投标制度,也不肯依法公开政府信息,更不愿实行公开听证制度,违法行政,暗箱操作,以消亡“红园”这块扬州六十年金字招牌的巨大代价,将占地30亩的红园,拱手交给自己旗下的企业扬子江集团开发经营,以谋取自身的利益。难怪有网民质疑:“红园明明可以打造成一个消费旅游景点,偏偏要搬到那么远,是为了房地产?”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二十七条“一切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必须依靠人民的支持,经常保持同人民的密切联系,倾听人民的意见和建议,接受人民的监督,努力为人民服务”的规定,现红园市场全体商户联名要求扬州人民政府和邗江区梅岭街道办事处、蜀岗-瘦西湖风景名胜区管理委员会,认真倾听人民的意见和建议,自觉接受人民的监督,立即停止非法的逼签(迁)行为,同时,依法公开政府信息,展开网络民意调查,并实行公开听证的法律制度,邀请红园商户代表、市民代表、市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参加,让社会民众有机会发表“保留红园,动迁部分商户,保护与传承传统文化”等意见,以此了解行政机关的行政决定作出的过程,从而实施监督行政机关依法行政的权利。

  总书记曾经强调:党纪国法不能成为“橡皮泥”、“稻草人”,违纪违法都要受到追究。因此,由于邗江区梅岭街道办事处在非法承包的红园搬迁任务中,所雇佣非法组织以违法犯罪手段,强行逼迫大部分经营户签订的“解除房屋租赁合同协议”,应当依法无效。同时,对于地方政府官员以权代法,以言代法,操纵非法组织,在光天化日之下,如此践踏法治、侵害公民合法利益的违法行为,在红园商户集体向扬州市人民政府等部门反映无果的情况下,将依法逐级上访,吁请省级乃至中央纪检监察机关,对地方政府在党的十九大刚一闭幕,雇佣非法组织以违法犯罪手段的逼迁行为,以及企图毁灭一座历史文化名胜的恶劣事件,足以引起高度重视,并依法依纪对问题官员进行追责。

  


  “红园,扬州人的味道,扬州人的故事,扬州的市井文化,扬州人的茶余生活,扬州人的乡愁,搬掉就再也找不回来了……,花都汇,无法代替!”
  借用网民一段深情的留言,抒发我们感伤的情怀,吁请扬州广大市民和国内游客援手相助,和我们一道,留住红园,让红园不仅继续装饰着我们可爱的家乡、丰富我们的生活,也永远装饰着我们的梦!……



  扬州红园花鸟市场、民间收藏品市场商户

  2017年11月11日





本文网址:http://www.tyinform.com/contents/183/539.html (天涯信息网)
原文来源:http://bbs.tianya.cn/post-828-1483539-1.shtml

特别注明:本文系本站编辑转载,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