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 涯 信 息 网

这些地方官员如此黑暗,谁来管?

  实名控告状
  控告人:朱云珍,女,1970年3月7日出生,住湖南省衡山县沙泉乡界塘一组,身份证号码:430423197003074020,联系方式:13786455721。
  被控告人:1.开云镇副镇长赵鸿伟、开云镇山竹村村支书肖楚玉、山竹村村主任符立军、开云镇山竹村茶冲组村民杨连生;
  2.衡山县县委办主任肖良秋;
  3.衡山县公安局;
  4.衡山县人民法院、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具体事实和理由如下:
  一、控告人山权纠纷中,肖楚玉伪造山林权证。
  控告人因其父朱海棠与刘光义山权纠纷已连续上访四年,而在这场山权纠纷中,赵鸿伟、肖楚玉再三造假,伪造相关证据,致使控告人及控告人父亲的合法权益受到严重侵害:一是肖楚玉在朱海棠1982年老林权证备注栏上更改,在山竹村的公章上私自填写了一句“前面到田边为界”的字样,为刘柏林侵夺朱海棠几亩林地做伪证;二是肖楚玉为刘光义伪造“衡山县政府社员房前屋后或指定地点植树造林所有证”(林证字第156号),但上面却没有盖有“衡山县人民政府”公章和“县长刘仁贵”私章;三是赵鸿伟在控告人受到符立军殴打两次后,为保符立军,在县政府的正式回复中称控告人是胡搅蛮缠,给控告人的医药费是“补偿款”,而对控告人本人说的是“赔偿款”,也没有一句胡搅蛮缠,可谓是欺上瞒下。赵鸿伟、肖楚玉两人违法违纪行为证据确凿,应当受到处罚!
  二、符立军非法建房。
  符立军岳父是衡山县开云镇师古村永兴组组民,符立军在本组已有房屋一栋,2014年符立军利用其担任山竹村村主任之机,以自己的名义在其岳父所在组水田占地建房,非法侵占永兴组集体土地达200多平方米。符立军利用其权力,侵占邻村耕地用于建房,违法国家法律规定的耕地保护政策,影响恶劣,当地村民敢怒不敢言。其房屋于2014年10份动工,控告人多次举报未有结果,还因举报受到符立军多次殴打,恳请有关领导关注此事,追究符立军的相关责任!
  三、杨连生仗势欺人,侵占控告人父亲菜地,违法建房,并威胁控告人一家。
  杨连生是山竹村茶冲组村民,而控告人是清泉组村民,双方同村但不同组,杨连生根本无权在清泉组范围内建房。但杨连生仗着其家族强势,于2015年7月在清泉组的自留地内(原地权属朱海棠家所有)建房,其修建房屋,一未去得清泉组村民的同意,二未经县国土局办理建房证,完全是违法建房。在杨连生的违法房屋动工挖地基时,清泉组村民集体去乡政府举报,遭到村支书肖楚玉的拦截,肖楚玉说“村里可以处理好”,实际根本没有采取任何方式制止。在开云镇开会讨论杨连生违法建房问题后,杨连生还带着人闯入控告人家中对控告人进行威胁,不许控告人再去举报其建房的事情。
  四、衡山县县委办主任肖秋良涉黑,恶意迫害控告人。
  2017年8月,控告人因衡山县县委一直未解决其信访问题,依国家信访条例的规定,去中央反映情况,合法信访。肖秋良安排赵鸿伟及城关派出所工作人员多次在车站拦截控告人,企图阻止控告人向上级反映情况,在逼迫控告人写承诺书未果后,同年8月28日,控告人在家中上楼梯上莫名被蒙面人打伤,经司法鉴定,所受损伤为左尺骨远段骨折、全身多处皮肤软组织伤,为轻伤二级。控告人将该情况反映给肖秋良后,却没想到会受到其威胁:“你是信北京还是信我,再去北京我就要搞死你,什么事也不管了(信访问题)”。控告人不过一普通农民,并未与他人有纠纷,经多方调查求证,肖秋良买凶打人的嫌疑最大。控告人已经报警,但此案久侦未破,而控告人因被打伤的缘故,住院治疗共花去五六千元,控告人本身家庭十分困难,根本无力承担五六千元的医药费,目前由于经济困难,没有医疗费用,也就没有去医院进行后续治疗。肖秋良作为国家干部,知法犯法,雇佣他人蓄意打伤控告人,依法应当受到处罚,并应赔偿控告人所花医药费及精神损害赔偿。
  五、衡山县人民法院、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枉法裁判。
  控告人为维护其父的合法权益,多次向村里、镇里等各级政府反映情况,但如前文所述,因部分干部贪污腐败、渎职等原因,一直没有得到妥善解决,控告人反遭殴打。无奈之下,控告人只好到北京上访,却被衡东县政府工作人员拦截,并被交给衡山县政府人员。其后,衡山县公安局以莫须有的指控将控告人行政拘留。衡山县公安局作出的行政拘留决定,并未作出行政拘留决定书,更未进行处罚前的告知,而是以控告人有病为由强制进行抽血化验,控告人是在拘留执行完毕之后才在公安局法制办的电脑中查到衡山县公安局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不仅如此,控告人是合法上访,衡山县公安并无证据证明控告人在上访途中有危害公共治安的行为,其行政处罚决定严重违反了《治安管理处罚法》规定的处罚程序,事实认定不清,程序违法。
  衡山县公安局对控告人作出行政处罚,无故拘留控告人,实质上是非法拦截、打压和报复正常上访人员,控告人申请复议后,依旧没有解决。控告人也因拘留造成了损失,故控告人向衡山县人民法院起诉,要求撤销该行政处罚决定并依法赔偿控告人所受损失,而法院在事实面前却是包庇衡山县公安局,枉法裁判,上诉之后,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也是维持原判。两级法院不顾事情真相,枉法裁判,包庇衡山县公安局,本应公正司法,为民做主,最终却是包庇犯罪,恳请有关部门进行处理。
  综上所述,控告人多年上访,只是为了维护自身与其父亲的合法权益,上访期间,多次遭到被控告人的殴打,其身体所受损害与精神所受损害均应获得赔偿,还包括上访期间的误工费等损失,恳请有关领导及相关部门关注此事,妥善解决上述问题,还控告人一个公道。此外,控告人与其丈夫离婚分居近20年,婚后一子随控告人生活,由其一人抚养。控告人靠在外打零工维持生计,经济拮据,且无房居住,四处飘零,寄居别人家和娘家。现在控告人身体每况愈下,生活难以为继,依旧是居无定所。现控告人父亲逝世,给控告人留有宅基地一处,想要控告人回娘及居住,控告人也有落叶归根之意,但苦于无钱修建房屋。控告人万般无奈,唯有恳求政府为其修建草屋一间,使其有安身之地。
  此致
  敬礼


本文网址:http://www.tyinform.com/contents/183/467.html (天涯信息网)
原文来源:http://bbs.tianya.cn/post-828-1483467-1.shtml

特别注明:本文系本站编辑转载,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