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 涯 信 息 网

太和县公管局内定的招标代理优选名单

  太和县公管局内定的招标代理优选名单

  太和县公共资源交易监督管理局2014年12月挂牌成立,招标代理抽取乱象由来已久。开始是局长徐伟自己负责这项业务,业主代表找徐伟抽取代理公司,抽取过程只有业主代表和徐伟知道,有阜阳本地代理公司和财政局的领导抱怨称“阜阳本地的代理公司没活儿干,抽到的都是大城市头衔的代理公司,早晚要出事”。我问抱怨的那家本地代理公司为什么会这样,他说“这是你们局长搞的,你懂的!我们也不打算在太和做了,在太和揽业务付出的成本太高”!其实我不懂,直到2016年4月20日因提建议被徐伟局长殴打致伤,我都不知道他是怎样抽取招标代理公司的。据另一家代理公司称,徐伟告诉他太和是在阜阳市经备案的代理公司名单库中优选了十几家进行抽取,曾信誓旦旦表示公平公正,然而长期以来,我局无人对其进行考察评定,它也从未被抽中。“徐伟打人案”案发前,从乡镇里调来一个人,他就是在徐伟打人案中替徐伟作伪证、使局长徐伟逍遥法外的赵刚。赵刚为徐伟“立功”之后,徐伟即把抽取招标代理公司的重任交给赵刚。那时在县政府的重视下,已经有了财政、纪检等监督人员和专门的抽取室,有一次,我对神秘的抽取室感到好奇,进去看了一下,赵刚警惕地给徐伟打电话,终究也没敢撵我出去。听在场的人说是在15家代理公司中进行抽取,这也和徐伟对外宣称的一致,也与在场业主誊写的入围代理公司家数一致,而我发现箱子里的乒乓球是20个,为了确认此事,我趁赵刚不备,趴在箱子口重新数了一遍之后,问赵刚怎么回事,他匆忙强行驱逐我并称“这不是你该操心的事儿”。事后,徐伟说“在15家代理公司中抽取,肯定是15个球”却拒绝到抽取室验证球数。如果真的是20个球,多出来的那5个球是用来重复的?以便提升某几家的抽中几率?
  2017年8月下旬,徐伟被调离,新局长龙建辉到任,他到任几天后即开始研究代理公司花名册并告诉我,他要把之前做的不好的一个一个删选掉。看得出他很关心招标代理公司抽取事宜。11月7日下午,宫集镇领导和县二职高领导来我局抽取代理公司,我负责到抽取室监督,根据抽取规则,有20家代理公司可以进入抽取范围,业主代表先在阜阳市公布的88家名单中自由抽取10家,再有我局人员抽取10家,不过,业主代表的抽取自由受限制,比如业主正要勾选名单末尾处的代理公司,被赵刚阻止,赵刚称“后边那几家曾抽中不来,不能选他们”,对此,有些代理公司和业主都有意见(事后经采访得知),认为赵刚此举明显干扰业主的自由选择权;而我局人员抽取10家,里边的故事比较多。我原以为也是在88家中自由选取,跃跃欲试,赵刚抢先从业主手中截走代理公司花名册,称“能让你监督已经不错了”!我打电话对龙建辉局长说,如果自由选取10家,长期让赵刚操作容易导致权力寻租。龙局长称有10家是我局经过综合评定、研究确定好的信得过的代理公司。他说这个优选名单是在半个月前确定的,当时我出差在外所以没让我知情。其实,我多次打听代理公司抽取事宜,但龙局长刻意隐瞒了这个优选名单,随后龙建辉又补充说除了10家的优选名单,还有一个20家的大名单,前者是在后者的基础上优选出来的。这样的话,抽取现场赵刚有权力决定哪家代理公司可以入围,入围之后才可能在乒乓球抽取环节被选中。最终的中选目标出炉后,赵刚现场用个人手机通知代理公司。其实我不赞成监管部门参与抽取代理公司,但目前形势下,既然太和是这种模式,对代理公司进行综合评定各科室都是有责任的,当我向龙建辉要代理公司优选名单时,他竟然说不知道这个名单,是让他们弄的,说他当时忙于政府会议,压根没办法把关。龙建辉说他也不敢向赵刚要这个名单,他说在调查清楚前不敢惊动赵刚。我真不明白他在绕什么圈子。首先,龙建辉没把关就敢让赵刚决定哪家代理公司可以入围,谁赋予赵刚这么大的权力可以决定代理公司的命运?!这种不正常的权力容易导致权力寻租。在场监督人员对此无从监督,我监督了一次,体会也很深刻。我的监督只能是个摆设。其次,对法规科保密优选名单,是否因为存在见不得阳光的内幕?赵刚是在替徐伟作伪证后才得以接触代理公司的抽取并拿到了局长办公室的钥匙,本来就有交易。赵刚一旦拥有决定某家代理公司是否入围的权力,利益输送很难避免,这种游戏规则很可怕!张宝作为副局长曾因侮辱他人被公安机关处罚,他无权代表我和龙建辉,我和龙建辉都不知情所谓的优选名单,赵刚作为屡次违法者无权在张宝个人安排下代表我局抽取代理公司。龙建辉辩称将于11月8日上午由全局人员重新讨论研究出新的优选名单,说目前的名单也用不了几次了,随后又改口称以后再说——既然改革还需时日,优选名单应该亮出来,评定标准也不能是个谜!龙建辉反问我“以前不是这样操作好久了吗”?!龙建辉的意思是“积非成是”吗?他的话究竟是何逻辑?借用白岩松常说的一句话“他脑子进水了吗?没有!”如此内定代理公司优选名单,龙局长和法规科均不知情,许多代理公司称前所未闻,都认为应该公开优选名单。赵刚用个人手机通知也容易导致利益输送。监管部门干预代理公司的抽取已经够不科学了,还要搞得如此神秘!法治社会,对于重大事项更应让法规科把关,至少应该知情,而龙建辉绕来绕去,逼得法规科报警求助。
  11月9日下午,全局人员在会议室召开整改会议,整改会议是暴露问题最多,也是最需要集思广益的会议,然而该会议唯独对法规科保密。直到我意外发现才被允许坐下来看文件、提意见,我浏览了一下文件材料,发现“加强对代理公司的管理”、“整顿项目复评乱象”等问题都是亟需法规科发表意见的。我看我的,他们谈他们的,大概文件看了一半,龙建辉对大家说“我们是否可以瞒着上边把时间报得靠前一点,尽管无法按期完成”,张宝随即暗示龙建辉我是外人,称文件材料不管向外扩散,邻座随即从我手中夺走文件。龙建辉则下令驱逐我。本来很普通的文件瞬间成为他们口中的保密文件。当时的场面极具视觉冲击力。我质问龙建辉,如此毫无原则地受制于张宝,还有什么公信力可言,他说整改会议和法规科无关却拒绝说出正当理由。是怕暴露出来的问题被法规科知悉?。张宝作为侵权人员不但认识不到对受害人的亏欠,至今不道歉不赔偿,反而在工作中进行隐性打击报复,而龙建辉受制于张宝,这种搭配很令人担忧。希望我的呼唤能使龙建辉清醒,十九大强调要抵制利益集团。在一个单位内部搞小圈子不是一个好的开始。有权不可任性,有权不能一手遮天。尤其在代理公司抽取方面,要么放开市场,不要干预,要么至少不要神秘用权,去除权力寻租的空间。对单位内部还保密,更奢谈透明公开!
  更恐怖的是网上的诅咒,我与10月12日出发去南方考察学习,10月14日即有太和人在网上注册神秘网名发表咒语,疯狂地辱骂、恐吓并发了几百个4(死的谐音),其中提到我被赵刚和徐伟打伤,怎么还能外出考察,而知道我外出考察的太和人只有我局人员,于是我向公安局申请了预警。
  十九大之后,领导要有新作为,加强事中监管,而不能用一句“出了问题我负责”来摆官架子。诚信建设是招投标管理的重头戏,打铁必须自身硬,希望龙建辉局长多一些诚信,少说一些谎话。局长的威信不是靠权力赋予的,需要靠自己的品行和能力来换取。龙建辉到任前,我局案件多发,受害者遭受的精神和身心痛苦巨大。其中徐伟局长打人案发生在法规科办公室,副局长张宝侮辱他人案发生在走廊里,如今网上再次出现恐吓语言和咒语,加上副局长曾逼我受害者发诸如“出门被车撞死”之类的毒誓和血誓,安全保障是须臾不能放松的事情。民警也提醒受害者,是否可以要求在法规科办公室装一个监控摄像头。但龙建辉对此要求很反感并严词拒绝。龙建辉到任没几天就极力劝受害者调到公安局,称读过公安大学没必要干招投标,如果他是出于保护受害者,尚可理解,如果是出于其他考虑就令人费解了!
  龙建辉习惯了打官腔,用“闹”来总结法规科在工作上给他提建议,比如招标代理抽取事宜,明明是他涉嫌不正之风,却反咬一口。他把2017年11月9日的整改会议上发生的状况称为干扰他开会,分明是他的表现涉嫌不正之风和挟私报复。恰恰是他于11月3日无事生非,大吼大叫导致我被迫报警求助,110 让打政府热线,政府热线说该找纪委反映。他是一个没有诚信的人,十九大之前承诺的报销法规科的出差费用(考察学习、协会运动会等),十九大之后变卦了,尤其夸张的是,龙建辉9月份答应报销的费用,把报销手续装在他皮包里(当时单位资金短缺),随后他带队外出考察也是花的自己的钱。10月份他说等财政拨款到了先给我报销出差费用,却迟迟等不到财政拨款,一个月后,心想单位该有钱给我报销费用了,他又说财政拨款花完了。由于我被赵刚和徐伟打伤亟需医疗等各项费用,国庆节一起值班时,他主动说借我一个月工资并承诺上班第一天先办这个事情,上班几天后当我问起来,他又说只能借半个月的,而且要等到半个月后发工资的时候。拖到11月份他称实在没钱,但可以通过卖血筹钱借给我。我真的没见过这样的,作为局长应坐言起行,不能凡事都不讲诚信。其实,我很早就看透他的心思并称不用借钱给我,但他非要我写个借条给他以示他兑现过借钱承诺。几天后,把莫须有的借条还给了我。
  电话:13329089500

  

  
  


本文网址:http://www.tyinform.com/contents/183/361.html (天涯信息网)
原文来源:http://bbs.tianya.cn/post-828-1483361-1.shtml

特别注明:本文系本站编辑转载,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