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 涯 信 息 网

深圳市妇幼保健院医疗损害鉴定陈述书2017年11月10日

  深圳市妇幼保健院医疗损害鉴定陈述书
  患者:苏成莉及苏成莉婴
  陈述人:苏成莉
  医疗机构:深圳市妇幼保健院
  本人代表苏成莉及苏成莉婴申请医疗过错技术鉴定,并陈述意见,通过理性的方式维护自身的合法利益。现本人代表苏成莉及苏成莉婴作以下陈述。供各位专家采纳。
  一、基本事实经过
  2016年4月14日17:00,孕妇苏成莉于以“疤痕子宫0.17cm和预产期(预产期4月6日,早期三级B超和产检本建册页为证)过了一个星期”挂急诊;18:00孕妇苏成莉及家属王涛入住产科二区,,其入院后完全听从医院的专业管理和安排,母体的情况都在医院的监控当中。孕妇苏成莉及家属王涛一直希望医院能够尽快对孕妇苏成莉施行剖腹产手术。
  18:41急诊医生刘秋荣来到产科二区医生办公室,引导孕妇苏成莉进行阴道试产,孕妇苏成莉建议先对阴道试进行检查,再与家属商量。刘秋荣医生以要先写“要求阴道试产”为由,才能进行阴道试产的检查,并且表示“4月14日晚上医生要休息,4月15日才能进行阴道试产的相关检查;并一再强调:如果4月15日检查不适合阴道试产,4月15日就剖宫产”。孕妇苏成莉无奈之下,在病历上写下:“如果4月15检查不适合阴道试产,那么4月15日立刻进行剖宫产。苏成莉。”刘秋荣医生以“写得太罗嗦”由,要求划去这句话,要求简洁地写成:“要求阴道试产。苏成莉。”
  4月15日,10:30,孕妇苏成莉做完心电图及B超检查回到产科二区,孕妇苏成莉考虑到胎儿7斤2两,更适合剖宫产。产科二区医务人员劝说:“剖宫产危险,胎儿7斤2两又不大,还是再与家属商量商量”。并引导孕妇苏成莉在《疤痕子宫剖宫产风险告知》下签:与家属商量商量。苏成莉。2016年4月15日。
  4月15日,12:00,产科二区医务人员再次以要先写“要求阴道试产”,才能做阴道试产的相关检查为由,引导孕妇苏成莉在一张白纸上写“要求阴道试产”,且不用写姓名和日期。
  4月15日,12:20,产科二区医务人员对孕妇苏成莉进行盆骨及阴道等等检查。孕妇苏成莉一再问阴道评分及盆骨情况,是否适合阴道生产,产科二区医务人员避而不答,只说可以进行阴道试产。一名护士拿着《疤痕子宫阴道试产风险告知》告诉孕妇苏成莉,即使经过专家会诊后,阴道试产子宫破裂只有0.5%,问孕妇苏成莉是先保大再保小,还是先保小再保大。孕妇苏成莉很生气,对护士说:“入院时就应该告诉孕妇:疤痕子宫阴道试产,即使专家会诊后也可能会出现子宫破裂,需要选择先保大再保小或先保小再保大。那么就没有必要做阴道试产的相关检查了,直接剖宫产就是了;什么保大保小,大人孩子都要安全,医院真不该引导疤痕子宫孕妇进行阴道试产。”产科二区管床医生薛雪查房,问孕妇苏成莉是否需要打水囊,苏成莉提出要剖宫产。孕妇苏成莉回想起4月14日16:00时,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周凯苏医生的话“4月15日一定要剖宫产”。苏成莉在4月15日病历上签:“同意4月15日剖宫产,苏成莉。”这张病历被医院隐瞒,紧接着,孕妇苏成莉及家属王涛为母子平安安全起见,在 4月15日的病历上签:“剖宫产苏成莉王涛。”孕妇苏成莉及家属一直希望医院能够尽快对她施行剖腹产手术;希望能够母子平安。
  4月17日,凌晨3:00,孕妇苏成莉开始有规律的肚子疼,向产科二区医务人员请求剖宫产,产科二区医务人员以“晚上剖宫产容易出医疗事故”为由拒绝”;早上8:00,孕妇苏成莉再次以肚子疼请求剖宫产,产科二区工作人员以要宫开三指为由拒绝;直到9:35,孕妇苏成莉胎心监护异常,产科二区工作人员才同意剖宫产。
  二、院方医务人员存在过错
  1.在4月14日,苏成莉入院产科二区时,孕妇苏成莉就已经具有了剖宫产指征,医务人员没有告诉该孕妇及家属具有剖宫产指征,而是引导孕妇苏成莉进行阴道试产或与家属商量。
  2、在4月15日12:20进行阴道试产检查之前:(1)4月10日挂急诊入产科二区,建册门诊医生邹彦来到产科二区引导孕妇苏成莉进行阴道试产,邹彦医生说:“痕子宫0.17cm的厚度足够阴道试产了,不会子宫破裂,且不同意进行阴道试产的相关检查;要预产期过了13天,再对孕妇苏成莉进行检查。”使孕妇苏成莉不得不重新找医院进行检查。(2)4月14日入院后,急诊医生刘秋荣再次引导孕妇苏成莉进行阴道试产,并说疤痕子宫0.17cm的厚度阴道试产足够了。(3)4月15日10:30,产科二区医务人员引导孕妇苏成莉在疤痕子宫风险知下签“与家属商量商量”。(4)4月15日12:00,产科二区医务人员再次以要先写“要求阴道试产”,才能做阴道试产的相关检查为由,引导孕妇苏成莉在一张白纸上写“要求阴道试产”。
  3、在4月15日12:20进行阴道试产检查之后:(1) 4月15日,孕妇苏成莉及家属王涛在4月15日的病历上签:“剖宫产苏成莉王涛。”孕妇苏成莉及家属王涛一直希望医院能够尽快对孕妇苏成莉施行剖腹产手术。多次向产科二区医务人员请求剖宫产,直到4月17日10:00才进行剖宫产。(2)4月17日10:00,孕妇苏成莉进入手术室时,宫口都没有开,胎头也没有入盆,可见,孕妇苏成莉根本就不可能阴道生产。医务人员的诊疗是错误的。
  4、医院隐瞒疤痕子宫阴道试产风险(即使专家会诊后也可能会出现子宫破裂,需要选择先保大再保小或先保小再保大)的前提下一次又一次引导孕妇苏成莉阴道试产,拖延孕妇苏成莉写剖宫产的时机。
  5.在2016年4月15日,孕妇苏成莉及家属在4月15的病历上签“剖宫产苏成莉王涛”,医院不让孕妇及家属签日期,为以后医院伪造病历做提供了机会。
  在入院初期,深圳市妇幼保健院对孕妇苏成莉羊水状况关注不够,在孕妇苏成莉绝对不可能阴道生产的情况下,没有及时对孕妇苏成莉进行剖宫产,导致苏成莉婴宫内缺氧,一出生就患上胎粪吸入综合征,抢救85个小时,下达了病危通知书,孕妇苏成莉子宫胎粪感染。造成孕妇苏成莉巨大的经济损失,及苏成莉一家人极大的精神痛苦。深圳市妇幼保健院在孕妇苏成莉住院待产过程中,违反技术规定和诊疗规范常规过失导致苏成莉婴成为高危儿,已造成医疗过错。
  各位专家,医学是非常严谨的科学,对医疗行为的评价更应当严谨、客观、公正。本医疗过错中由于院方医务人员的过失,导致苏成莉婴体弱多病。作为家长的我真是痛心疾首。恨不得受损的是我,而不是孩子。事已至此,通过鉴定指出院方的过失,确定伤者的损伤,给患儿一个客观上的公正鉴定结论,应该是可以理解和值得同情的正当要求。谢谢。
  陈述人:苏成莉
  2017年11月10日




本文网址:http://www.tyinform.com/contents/183/355.html (天涯信息网)
原文来源:http://bbs.tianya.cn/post-828-1483355-1.shtml

特别注明:本文系本站编辑转载,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