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 涯 信 息 网

公安局违法拘留造成损失不赔偿,为何还能得到法院的支持?

  实名控告状
  控告人:李元胜,男,1965年4月10日出生,汉族,个体户,住宁远县舜陵镇莲花新村七巷39号,联系方式:15576769097。
  被控告人:湖南省永州市宁远县公安局,地址:湖南省永州市宁远县泠江中路221号,
  法定代表人:宋志雄,系该局局长。
  控告事项:
  1、宁远县公安局对控告人进行违法刑事拘留、监视居住,严重侵害控告人的人身自由,造成控告人巨大的财产损失,被控告人应当依法赔礼道歉并赔偿相应的损失;
  2、被控告人赔偿控告人因其违法刑事拘留控告人15天、监视居住378天公民人身自由权损害赔偿101743.77元[(15+378)×258.89元=101743.77元]。
  3、被控告人赔偿控告人因其违法刑事拘留、监视居住造成的财产损失:1)、母猪死亡49头,加正常损耗,共计414105.18元;2)、肉猪死亡137头,共损失274000元;3)、猪婆流产13头,共损失65000元;4)、猪发病产生的治疗费24600元。共计777705.18。
  4、被控告人赔偿控告人精神损失抚慰金307807.13元;
  5、被控告人赔偿控告人为解决此事从2010年开始至2015年7月28日止上访期间误工费及差旅费100000元;
  6、被控告人返还控告人的保释金23000元。
  具体事实、理由如下:
  1、湖南省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2016)湘11委赔5号国家赔偿决定书认定:“宁远县公安局对没有犯罪事实和依据不足的李元胜刑事拘留且拘留时间超过刑事诉讼法规定的时限,属于违法拘留。侵犯了李元胜的人身自由,李元胜有权取得国家赔偿。”被控告人宁远县公安局对控告人在没有犯罪事实,证据不足的情况下对李元胜自2010年8月27日至2011年9月8日(共378天)进行监视居住的行为确属违法。2010年8月27日宁远县公安局向李元胜作出《监视居住决定书》起,到2011年9月8日将《解除监视居住决定书》送到李元胜之日止,明显超过了《刑事诉讼法》所规定的6个月的最长时限,这样的违法行为应该对控告人进行赔偿。根据《国家赔偿法》第二条:“国家机关和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行使职权,有本法规定的侵犯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合法权益的情形,造成损害的,受害人有依照本法取得国家赔偿的权利。本法规定的赔偿义务机关,应当依照本法及时履行赔偿义务。”以及第三十三条:“侵犯公民人身自由的,每日赔偿金按照国家上年度职工日平均工资计算。”之法律规定被控告人赔偿控告人因其违法刑事拘留控告人15天、监视居住378天公民人身自由权损害赔偿101743.77元是正确的。
  2、2010年8月12日被控告人宁远县公安局对控告人李元胜违法刑事拘留,至2010年8月27日将其释放,期间拘留长达15天。而这段期间内正是立秋高温时节,控告人作为“元胜猪场”的负责人及技术人员,承担着猪场的疫情防御工作,由于控告人被违法刑事拘留,导致控告人的猪场疫情防御工作落实不到位,从而致使猪场的猪由于疫情大量死亡,造成控告人巨大的经济损失。根据《国家赔偿法》第三十六条:“侵犯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财产权造成损害的,按照下列规定处理:(八)对财产权造成其他损害的,按照直接损失给予赔偿。”正是由于被控告人对控告人违法刑事拘留,造成了以下经济损失:1)、母猪死亡49头,加正常损耗,共计414105.18元;2)、肉猪死亡137头,共损失274000元;3)、猪婆流产13头,共损失65000元;4)、猪发病产生的治疗费24600元,共计777705.18。这些正是被控告人由于其违法刑事拘留造成的,国家应该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3、被控告人宁远县公安局对控告人在没有犯罪事实,证据不足的情况下对李元胜进行违法刑事拘留,而后又对其违法监视居住,让控告人一直背负着“犯罪嫌疑人”的恶名,面对邻居、同事和朋友的指指点点,控告人及其家人一直承受着巨大的心理负担。并且由于背负着“犯罪嫌疑人”的恶名,也使得控告人在经营猪场过程中存在一定障碍,很多生意人都不愿意与控告人进行生意往来,导致控告人的猪场经营状况不能达到预期。根据《国家赔偿法》第三十五条:“有本法第三条或者第十七条规定情形之一,致人精神损害的,应当在侵权行为影响的范围内,为受害人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礼道歉;造成严重后果的,应当支付相应的精神损害抚慰金。”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适用精神损害赔偿条款,应当严格依法认定侵权行为是否“致人精神损害”以及是否“造成严重后果”。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审理国家赔偿案件适用精神损害赔偿若干问题的意见》中的:“一般情形下,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应当综合考虑受害人人身自由、生命健康受到侵害的情况,精神受损情况,日常生活、工作学习、家庭关系、社会评价受到影响的情况,并考量社会伦理道德、日常生活经验等因素,依法认定侵权行为是否致人精神损害以及是否造成严重后果。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确定精神损害抚慰金的具体数额,还应当注意体现法律规定的“抚慰”性质,原则上不超过依照国家赔偿法第三十三条、第三十四条所确定的人身自由赔偿金、生命健康赔偿金总额的百分之三十五,最低不少于一千元。”之规定,被控告人应该向控告人赔礼道歉,并消除影响,恢复名誉,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307807.13元[(101743.77+777705.18)×0.35元=307807.13元]。
  4、被控告人故意对于控告人的事情故意久拖不决,致使控告人为解决此事从2010年开始至2015年7月28日一直在寻求解决问题的办法,产生了大量的误工及相应的差旅费100000元,被控告人应该就此事进行赔偿;被控告人宁远县公安局利用其相应职权强制要求控告人支付当事人王中生的医疗等费用23000元,但根本就不存在控告人故意伤害的事实,控告人不应该支付此笔费用,被控告人返还控告人的这23000元,并支付同期银行的存款利息。
  宁远县公安局在没有犯罪事实,证据不足的情况下对控告人违法刑事拘留及违法监视居住,使控告人遭受巨大的经济和精神损失,控告人现在无法通过法律途径维护自身权益。至此,控告人只有向上级政府部门、向社会报告检举,希望可以获得关注,只为讨回一个公道!
  此致

  控告人:李元胜
  2017年 7月19日

本文网址:http://www.tyinform.com/contents/165/100.html (天涯信息网)
原文来源:http://bbs.tianya.cn/post-828-1465100-1.shtml

特别注明:本文系本站编辑转载,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