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 涯 信 息 网

家中留母亲一人,耕地被村霸占去违规修路,至今逍遥法外,请大侠们支招!

  听说天涯的力量特别强大,我心中又燃起了一丝希望。

  大家好,我叫立夏,籍贯莆田市涵江区江口镇丰山村。父亲06年因病去世,我与妹妹长年在外工作,家中只有母亲一人。耕地自我幼时就由家人耕作,已有数年时间。后由于母亲一人确实无力劳作,便将家中耕地对外出租,由他人用于承包经营。

  2016年11月,母亲因腿部受伤引发血栓,到泉州治疗了数月。这期间,家中田地被村霸刘美珠一家人占去修路。发现田地被侵占后,我们四处求助,却又处处碰壁。

  我知道,中国有几亿的农民,像我们这种田地被侵占的案例多了去。寻求过的途径越多,我的内心就越发的绝望。经历这件事情,我发现这个社会充斥太多的不公平,远超过我想象。实在没有办法了,特上来天涯求助各位大侠,求支招!!或许这个帖子一发布便会石沉大海。但我真得想再试试!
  这里,我先把事情的经过与大家说说。过程比较心酸,遇到的人都如同踢皮球般耍无赖,我大致梳理,希望大家还有好招给出出。

  一、 发现地被霸占修路后,我妹妹首先到对方家里讨要说法(为什么知道是刘美珠这户人家呢。因为2016年的时候,他们曾经来找过我们说要买地,我妈妈这人胆小怕事,不敢答应,后来腿受伤又住院,这事情就搁置了)。一进门,这户人家开始还承认地是他们拿去修路。得知霸占的就是我们家的地时,开始矢口否认(这次失误我们现在还在后悔,为什么没有录音起来),说路是我村霞肖宫殿理事会修建,并让我们有事情直接去找村委许金清。

  二、 于是,我们去村里找许金清询问事情,并请求协调,该村干部推说是村里宫殿理事会要修路,且已经过我户的同意。天地良心,几时我们同意过!

  三、 这个皮球踢来踢去,没办法!我后来又致电村宫殿理事会主要负责人肖文全,从他处得知事情来龙去脉。原来是刘美珠户主动找到宫殿理事会,说自己新宅落地,楼上难免挂着女士衣裤,而旁边挨着村路实在有碍观瞻(我觉得以这个理由,中国得再多修多少条路),自己愿意出资修建新路,让菩萨绕道而行。好吧!如果真的是好心、真心地想做好事,我们也肯定支持啊,但是没有尺度地做好事,以建立在未经同意霸占他们田地的基础上做的好事,算什么良心!而且事后不敢承认,或者这是他们“机智、高明”的地方,找了理事会这么好的一个靠山当“幌子”。他日,路如果真得被挖断,我们反倒成了村里的“罪人”了。

  说到这里,必须补充一下。这户人家在我们这边算比较有钱有势,所以村委和理事会的人都卖着他们面子。我们四处碰壁,知道从这里是不可能解决问题了。所以,我就想着信访试试看。当初,有人和我说信访就是浪费时间。我还不信,想着试试吧。结果就是验证我自己的幼稚。

  四、 我在田地被侵占的第2天就开始在莆田信访网站上写信上访,历时壹个多月,最终的结果你们应该猜的到,就是没有结果。每次解决问题的方式都是一级级下达,镇上问村里,村里就一会说是霞肖宫殿修路且经过我们同意,一会说是我们的田地是移动田已经不属于我们。反反复复,一直避重就轻,事情最终绕进了一个死胡同,不是解决我们地被占去修路的问题,而是让我们先到村里证明地是我们的。哎。。。

  这里还得插播两条消息。
  ①村委说我们手上的耕地证是假证,是当初他们为了应付上级检查编造的。(我惶恐至极,现在的领导干部什么都敢做、什么都敢说,如果证都是假的,我们农民的权益还依靠什么来保障)
  ②今年,村里重新组织各村大队登记田地。因为新登记的田地面积比实际少了,而且有些临街的田地被调到了偏僻的地方,我们一直未同意签字。村里多次电话催促、生产大队也曾上门要挟,说我们是刁民,讲什么全村的人都签字了,就唯独我们不配合。还恐吓说如果不签字,以后没有地不要来找他们(我估计全村的字都是这么签下来的吧,现在的农民太被动了)。我妈妈文化水平不高,听他们这么说,吓得觉也睡不好了。这几天,偶然从其他村民口中得知,我们被霸占修路的这块田地,居然已经被改登记到我们大队队长的名上。(这是以权谋私吗?如果真是这样,那么我们耕地被霸占的事情,是不是村里就是帮凶了,这是明显地在为刘美珠户开脱责任吗?)

  在信访这件事情上耗了好长一段时间,来回写了七八次信,我自己经常是被答复的内容气到说不出话来。实在没有办法了,知道信访是信访不出来一个结果的,只好选择了放弃。结果这件事情弄到整个村里都知道,人人都在说,人家刘美珠户愿意出4万/亩给你们买地,应该偷着乐去,还不赶紧领钱了事。在农村,大家真得是闲着没事情做的,明明做错事情的人是刘美珠一家人,最后却因为我们没权没势,反倒成了别人餐前饭后的笑话了。

  五、 这期间,我一个朋友知道了我们的情况后,让我们求助福州的“直通屏山”平台。我在4月初写了一份信过去,但是到了5月份还没有得到任何反馈。我自己不死心,打电话给福州总站,又给莆田的记者站打电话。最终才被告知,像农村的这种土地纠纷,记者们根本不爱受理,觉得扯不清楚。哎,又一次,从头顶凉到脚底。不是说有困难找“直通屏山”嘛?原来也是有选择性地帮助,这个社会怎么了!!!

  六、 最后,我们决定走司法的途径保护自己的耕地权利。这里有个插曲也和大家说说。我们刚开始联系了一家名叫“福建大涵律师事务所”的,刚开始,接案律师信心十足,说我们这种案子很容易。结果,却在实地考察后,将我们无情抛弃,不愿再接这个CASE。苍天啊,这又是什么世道!这有钱有权有势,连律师都会怕呀。。。好吧,我也理解,毕竟律师也是人的,可是起码的职业道德在哪里呀。

  七、 现在,我们又重新找了一家律师事务所,案件也立案了,定在这个月底开庭。但是,我在担心的事情还是非常多。因为所有知道事情真相的人都不肯、或者不愿站出来为我们证明,我们手上的证据有限,我好怕会输!

  其实被霸占去的田地并值不了多少钱,我们在这个过程中付出的时间、精力、包括起诉所付出的费用,都可能已经超过了被侵占田地的价值。但是,我们就是只想讨要一个说法,为什么他们可以这样有肆无恐地霸占我们的田地,为什么村委可以大声大胆地让我们去信访,为什么信访不能给人一个真正解决问题的办法,为什么新闻媒体有选择性地播报事实,为什么请律师打官司也要被人看低一等。

  作为一名刚生完宝宝的二胎妈妈,从怀孕后期母亲住院照顾到生产后就折腾这个田地被霸占的事情,真得有时候挺心力交瘁的。

  亲爱的天涯朋友们,如果连官司我们也打输的话,下一步该怎么走??我很迷茫,是像别人说的那样,缩着头这件事情就这么认了(那么以后我母亲在村里肯定更抬不起头了),还是拼死一博直接把路挖了(其实一开始曾经想这么干的,但是考虑到自已势单力薄,如果对打起来,我也害怕家人受伤流血)。

  社会如此黑暗,唯有在网络中求助于各位,请大家给想想办法,拜托了!!!




本文网址:http://www.tyinform.com/contents/156/766.html (天涯信息网)
原文来源:http://bbs.tianya.cn/post-828-1456766-1.shtml

特别注明:本文系本站编辑转载,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