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 涯 信 息 网

郓城:违建3800亩产业园 背后的利益黑幕(转载)

  
  2017年5月份调研员接郓城群众举报,山东郓城县经济开发区在建一个名为龙源电子商务产业园的项目,该项目总占地约为3800亩。在征地过程中该项目开发商与村民发生冲突,并造成村民在冲突中被打伤,当地政府、公安等部门在处理此事的时候可彼可此、态度暧昧。相关媒体对其行为报道后该项目开发商对此事处理态度消极,并无视法规反而再次打击报复举报人,这样的恶劣行径与国家依法治国明显相悖。

  经搜索曾有媒体关于“山东郓城违建3800亩产业园”的相关细节进行报道,报道称由于官方的庇护该产业园已经大体建设成型,开发区管委会、公安等部门在其中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

  据了解郓城县龙源电子商务产业园是郓城县县对外招商引资的一个重点项目,项目整体占地预计达到3800亩,占地面积涉及于屯村西南方,涉及5个村庄,紧邻254省道。如此重大的项目用地,应该是手续合法,证照齐全才可以建设开发使用。经村民在多方求证,并逐级向郓城县规划局、郓城县国土资源局、菏泽市国土资源局、山东省国土资源厅等单位申请政府信息公开情况,各单位所回复的内容几乎是毫无二致,均表示“郓城县龙源电子商务产业园项目”未计入土地征收程序,土地性质为“耕地”;且发现该项目是没有经过任何审批许可的建设项目。

  据媒体报道中了解到“该项目经省市县三级国土部门反馈无此项目信息”,那该项目在当地是经过什么样的途径被引进的?其中是否存在权钱交易内幕呢?针对此情况在调查过程中调研员被反映问题的群众多次包围、哭诉当地开发商的恶劣行径,通过对事件的了解,调研员针对事件存在的诸多疑问对此事进行调查、梳理。

  调研员在调查过程中通过郓城县于南村书记了解到,此项目一共涉及5个村庄,于南村是涉及土地最多的村庄500多户1560位村民,其中90%以上的村民都签订了合同,合同由开发区管委会跟村民签署,只有60多户没有签字。对于土地流转手续村支书表示不清楚,他认为上级(开发区管委会)指示让征收建设的项目应该是合法的。

  另据村民反映:已经实际占用土地的补偿款至今没有发放,该款项被村书记侵吞挪用。对于如此巨额的资金去向开发区管委会并没有尽到监管的责任和义务,由此导致一系列违规事件形成链条,村民叫苦连天。地没了,补偿款也没有见到,只要多说几句话就会被不明身份的人一顿暴揍,村民刘先生说此事给他的精神带来巨大的伤害,正常出行都有心理阴影害怕遭到报复。

  面对此种行径,当地多数百姓为了保护自己切身利益不受非法侵害,他们选择了拒绝签署征地协议,但这并没有给事件本身带来任何转变,李女士对村书记的枉法私吞行为不满站出来进行揭发,结果在回家的过程中被一伙人以羞辱的方式揍了一顿,并恐吓李女士不让其“乱说话”,否则下次就直接开车撞死。

  依法治国是我国的基本国策,作为国家公职人员应该以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为宗旨,山东郓城县相关单位的“处事态度”让涉事群众感到寒心,郓城县龙源电子商务产业园项目开发商的“暴力行径”让群众感到恐惧。构建和谐社会是我们当代的主要任务,而这种不和谐的行为该如何避免再次发生,需要各级部门的和谐共建!

  事情起始相关链接(源自媒体):

  2016年5月份左右,村干部就开始挨家挨户到村民家做工作让村民与开发区管委会签订土地租赁协议。土地用于郓城龙源电子商务产业园的的建设,租赁期限为30年,每亩土地每年的补偿款按照750公斤小麦的市场价格来补偿。

  当事村村民傅先生说,“在看到当时的征地协议后感到很是不靠谱,如果是建设用地一般政府会进行一次性补偿这在当地是有先例的,而且他清楚自己所经营耕种的土地性质为基本农田。再者说每年给发放一次补偿款,万一园区建设成功后找不到主要负责发放主体人,将来岂不是更麻烦吗?”为此他也没有签署这份土地征用协议。

  傅某的哥哥由于强占耕地也是感到强烈不满,中间跟开发商的人没少发生口角,2016年9月18日傅某的儿子在外打工回到家中,得知自己的大伯在工地,由于害怕大伯跟施工现场的发生口角,便到现场喊大伯回家,就在回家过程中发生意外情况。一伙不明身份人员社会闲散人员开车截停叔侄俩,一通乱打,事后经鉴定二人为轻伤。期间当地村民制服一名行凶者,并将作案车辆(当时悬挂假牌照)一并移交给派出所。然而,让傅某不能接受的是在随后的几个月公安并没有对此进行立案调查,中间肆意把作案车辆放走。由于傅某的一再坚持,派出所只能再次将车辆要回扣押,之后派出所以无法处理此案为由将此案移送至刑警队办理,至此案件还在停滞状态,没有了下文。

  2016年6月9日时逢传统节日端午节,当天在当地园区管委会的组织下公安执法人员现场维护秩序不让百姓阻拦,施工队伍强行进驻工地开始施工作业。当时有一百多户村民到现场阻拦,但这并仍然没有影响到开发施工的进度。

  另一位村民李某反应,其丈夫家祖坟就埋葬在自家土地里,也在此次强征过程中遭到损毁,三代四个坟茔至今下落不明。祖坟被挖、土地强征,这些让李某为此走上了信访的道路,一年多的时间共十一次,多次的上访告状并没有给现实带来改变。李某为此还被园区管委会书记叫去谈话称其行为是“作死”。因为影响园区施工进度,郓城县公安局丁里长派出所在2017年3月4日对其以涉嫌“扰乱单位秩序”为理由进行传唤,且下发证号位郓公(丁)行传【2017】00004号的正式《传唤证》,将李某至派出所后,民警并未对其采取措施,而是告诉他别跟政府过不去,涉事民警也知道李某并未有过什么违法行为,当地政府授意下作为治安的管理者的他们也只能走走形式。

  像傅某与李某这样的不只是个例,为此走上信访的共有一百多名村民代表,有一次傅某找到管委会跟管委会书记有过一次交涉,当晚他的家里就被不明人员扔了几个啤酒瓶,对此傅某认为这是赤裸裸的恐吓。类似事件在与之抗衡的村民中多次发生,为了阻止施工保护土地,村民自发在自家耕地搭上简易棚,以此阻止施工,期间被不明身份人员防火烧毁,砸坏炊具.......

  另外,据当事村村民反映称,该项目违法占地后,竟然在基本农田上开发名为“陆港韵梦小镇”商业地产项目和“汽贸中心”,并且在无任何手续的情况下,现已打出招商广告。是什么给了开发商如此行径的胆量?

  面对着竖立在自己农田上的钢铁水泥违法建筑,看着自己被践踏的大片农田,他们欲哭无泪;回想着“描龙画凤”满是纹身的社会闲散人员的恐吓,他们至今心有余悸;想想因对抗强征土地被打伤的村民、被烧毁的看护简易棚,他们感觉的是那么的无力。试问,如此非法行径为何会在依法治国的大背景下公然上演。

  《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规定,各类开发建设活动需要占用农民集体农用地的,都必须符合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纳入土地利用年度计划;用于非农业建设的,必须依法按规定办理农用地转用和土地征收审批手续。用于农林开发的农民集体土地不得擅自改变土地用途,将农用地转为非农业建设用地规避法定的农用地转用和土地征收审批及缴纳有关税费,通过租用农民集体土地进行非农业建设,擅自扩大建设用地规模。

  然而, 山东郓城县相关部门置相关法律法规于不顾,顶风圈占大片耕地,且以形成事实。其混淆土地征用和租用的政策界限,特别是以“以租代征”行为,干扰了建设用地管理秩序,影响了国家宏观调控政策的落实和耕地保护目标的实现。在此,本部希望相关部门应对此事严依法严肃查处,要依法从重处罚,还百姓一丝生存的希望。

本文网址:http://www.tyinform.com/contents/156/540.html (天涯信息网)
原文来源:http://bbs.tianya.cn/post-828-1456540-1.shtml

特别注明:本文系本站编辑转载,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