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 涯 信 息 网

痛述遭淮安清河区暴力强占强拆的侵权经过

  事实经过:
  史英丽(乙方)承租淮安清河区淮海广场地下空间商城(甲方)负二层约600多平米场地经营味王火锅店,租赁期自11年3月22日至16年3月21日止。
  2015年淮安市政府对淮海南北路进行二期工程改造,(其中包括对淮海广场的改造)。大约在6月份的某一天,商城领导带着长东街道办事处叶坤主任等一行人来到店内,对我说:他们是代表政府来与你协商的,广场要改造那,这里要被拆除,你户必须要搬迁,你有什么要求可以和他们提,与我们商场无关,是政府行为。由于是饭店,停业搬迁造成的损失非常大,为了减轻重新选址营业的负担,我要求合理补偿。然而长东办领导对我讲:该工程是市政工程属不可抗力,你与商场的承租合同已自动终止,但考虑到你现实的困难,可以给予适当的补偿。但我不认同、不接受、其以权欺人、以权代法毫无法律依据的以上观点。我坚持要求按国家有关拆迁规定给予补偿,由于双方分歧效大,我没有同意搬迁。
  然而2015年9月14日凌晨,一群不法分子在夜间(大约在2点至5点之间),在控制住了商城值班人员后,撬砸开店门,将火锅店里所有财产设备洗劫一空(证据、图片资料)。
  9月14日上午9时左右我丈夫发现店门被杂物封堵,进尔发现店内全部财物被盗后,立即报警,长西所警员到达现场,没有做任何处制工作,就匆匆离开(有视频为证)。见出警警员不履行职责,我丈夫在接下来的大约2个多小时内又4次报警并投诉,但再没见有警察出警。只是当110台把我丈夫的报警电话转接到长西所后,方才从长西所得到的口头答复是:长东街道办事处干的,政府行为,你找我们有什么用,管不了(有录音)。事后刘波、吴杭洋先后到长西所、清河分局,要求对报警事项出具书面回复,但被拒绝。
  法律明确规定,公民的私有合法财产是不受侵犯的,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上述偷盗行为己触犯<<刑法>>涉嫌犯罪。
  我去市府信访办反映、到市局信访处投诉、多次拔打了市长热线12345、并在《淮水安澜.阳光纪检》网上发帖求助(有证据),均石沉大海。
  事后由于涉事部门没有返还财物并给予赔偿的举措,加上多个职能部门不作为,为了全家的生计,只有安排家人亲友24小时在店内值守。
  注:被盗后清河区区委书记仲风笔等多位区领导曾先后来到火锅店内视察(有视频) 。 9月16日我与刘波到省公安厅上访投诉。
  (以下所发生的事情及其中的喊话取材于视频资料)
  2015年9月30日晚上10点20分左右,先是店门前突然来了三四十人,其中有身穿雨衣,面带口罩的不明人员,这些人首先架起探照灯对火锅店进行照射,然后三五成群的在店门前围观。我二姐夫看情况不对,就打110报警,告诉警察:我家店门前来了许多不明人员,特别害怕,请求警察到场处理(报警时间是10时27分)。直到10时41分从商城平台上下来了几十位穿便服、胸前挂着工作牌的人员,站在了我家店门前的楼梯平台上,其中有个穿白衣服的人,对站在店门前的几位亲友呵斥到:不要与政府作对…要听劝…不要再闹…马上离开这里…不要影响施工…。几位亲友反驳道:我家的事情还没处理…你们凭什么来施工…徒匪啊?想白抢白占啊?…如果不给个说法决不离开…。这时由于现场人特别多,众亲友心里特别害怕,为了壮胆,有几位亲友取来店内原有的灭火器拿在手上。伴着双方大声的争辨、恐吓、谩骂,双方对峙着,现场没有发生任何的肢体冲突。大约到了10时46分,现场突然来了大批穿警服的人员,没见有人向在场的人出示证件,其中有个警员,手指着火锅店,恶狠狠的喊道:什么王的火锅店…把店门关了…里面的人立刻撤退…。当站在店门前的亲友还没有反映过来是怎么回事,大批警员及先前到场的人员,已经冲到了面前,刘波在惊恐、慌乱之下,为了脱身躲避,就用手上的灭火器胡乱的喷射了一下,就即刻遭到众人的围殴,刘波9岁大的儿子背着书包就站在旁边。此时其它亲友均遭到拳、脚、警棍的围殴毒打。我的一位程姓朋友因在旁边用手机拍照,被冲下来的身穿印有(清河特巡)的人,抢摔掉手机,按在地上围殴,几位(女性)亲友,在被殴打制服后,每个人均是在被控制住四肢、硬拽着头发、拖抬着、上到地面平台的,最终被押上警车带走的。待店门前亲友被控制带离后,还是先前喊话的那个警员气呼呼的冲到店门前,用手指着店里的人,对站在店门前的不明人员大声嚎到:赶紧搞,把其它人赶走。穿白衣服的冲到店门前说:你们想想跟共产党斗有你…听共产党的话没错…要听劝…听共产党的…。先前的不明人员也参与大声呵斥、恐吓,强拉硬拽,把留守在店内的几位亲友拖出店外…。注:事后得知喊话警员是长西所副所长胡云虎。穿白衣者影像清晰身份不详。当晚来到现场的还有长西所所长陈雪松、警员杨波.、维稳办副主任吉俊山、分局副局长丁兆文、长东街道办主任叶坤等。
  以上发生的情景,我姐夫用手机拍录了下来,等待上级领导核实查看。
  当晚的强占强拆,造成店铺被强占拆除,四妹史英红因当场被打昏迷被120救护车送市二院急救(有就医证明和图片),我丈夫赶到二院后,立刻拨打12345向政府报告说:今晚我家店铺遭到清河区多部门的强拆,亲友被打严重,希望政府制止这种暴力行为,保障我家人的生命安全…。得到的答复是:现场不是有警察吗?你可以找在现场的警察帮助啊?(有录音)。情急之下他又拔打了025110求助。
  事发第二天,其中3人(五妹夫刘波、五妹史英亮、罗劲秋被清河公安分局以涉嫌妨害公务罪行事拘留)。史英亮因长期患有血液病(有证明材料),家里长辈担心其身体,与分局交涉,同意交纳5000元后被取保候审。事后程姓朋友告诉我:罗劲秋(女)虽然患有长期中度复发性抑郁症(有证明材料),由于穿便服人员及警员到场时,手上拿着剪子、水果刀,当警员冲下对其控制时,反抗又激励,因此不同意取保。后经鉴定确认其病情后被取保候审,待在拘留所40多天。刘波因拿灭火器喷射被宣布逮捕。
  事发后我与丈夫于10月8日到省信访办、省公安厅上访控告,将发生在9月30日晚,遭暴力强占强拆的实名申诉材料以及证据材料进行了提交。回来后又在公安厅、省纪委网上进行了实名控诉,并向上述部门又邮寄了实名申诉控告村料,时至今日石沉大海。
  已被刑拘3人的家属长辈,事后多方奔走申诉,均无果,而从多个职能部门人员口中听到最多是:你家同政府作对…要办你家的…再跑也没用…找我们…的传言。再加上担心害怕被关孩子的安危,最后均息诉停访,以求家人平安。
  被刑拘的三人,清河分局以涉嫌妨害公务罪移送检察院。由王仁俊检察官负责审理,在家属一再申诉并提供证据的情况下,还是被提起了公讼。在刘波被关看守所5个多月后,方才开庭审理。
  最终刘波因妨害公务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史英亮判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以上两人为夫妻)、罗劲秋判拘役四个月缓刑六个月 (均末上诉)。
  由于地方各级行政职能部门,官官相护、隐瞒不报、压案不查。
  在万般无奈之下,在律师的指导下,依据现有的证据,对市局、清河分局的侵权行为提起了行政诉讼。
  庭审中,区、市两级法院的法官 在控诉的事实,证据面前,竞视而不见,不予理会,只一唯听信被诉方歪曲事实、胡编乱造的辩词,并釆信确认被诉方的违法证据,完全是混淆是非、颠倒黑白。两级法院的法官匀不以整个事件的事实为依据,断章取意、避重就轻。最终以3位亲友己获刑为主要依据,驳回了我的诉讼请求。
  对诉讼中存在的问题,我将申诉控告。
  1) 市局对我的举报投诉,至今也没有核实查处?
  2) 至今清河分局也没有出示当晚的执法视频?
  3) 3人是否构成妨害公务罪。应具备的事实证据是否确实充分?
  目前的现状是,火锅店所有设备、财产不知下落,全家人的生活来源至今还没有着落。至今也没有任何职能部门介入调查处理。刘波于2016年3月31日刑满释放,另2人尚处缓刑期。
  虽然维权漫长、无奈、艰辛,但我不放弃、不屈服将逐级向上级部门申诉控告到底。我坚信法律与正义,枉法、做恶者是逃不脱的。
  现今向社会痛述被侵害的经过及维权经历,是希望尊敬的上级领导能够给予关注督查,并求助媒体、记者介入采访报道为感。
  以上所述如有不实、愿负法律责任 。
  痛述人:史英丽 身份证号:3208211981060电话:15061264113







本文网址:http://www.tyinform.com/contents/103/472.html (天涯信息网)
原文来源:http://bbs.tianya.cn/post-828-1403472-1.shtml

特别注明:本文系本站编辑转载,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