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 涯 信 息 网

奉劝福州市领导你这辈子是有本事能当官,少做没人性的事。

  本人陈光一九八六年三月份被福州市第二塑料厂招为全民合同制工人,当时我身体很好,从小到大都没得过病,我被分配到塑料厂聚氯车间油压丁班上三班制到一九九一年四月份因乙型肝炎病住院,康复后,一九九二年又上三班制,因工作过度疲劳肝病复发,我去市传染病医院看病,厂方不让我去医院拿药,我只能把医院医生开的药方拿到厂医疗室拿药,厂医疗室没有市传染病医院医生开的药,用一般药代替给我治疗,因此我的肝病没有及时得到有效的控制,失去了最佳治疗时机病情反反复复转为慢性病,在这种情况下我近三十次向厂方领导恳求按市传染病院医生开的药方给我治疗,厂方置之不理,拖到医疗期满,把我解除劳动合同,当时我肝功还没正常,病情严重,厂方这样处理不是把传染病人推到社会叫肝病人回家没生活费没钱冶疗等死吗?肝病没冶好也会传染给社会,我卖完家里所有东西治疗,用仅有的钱去福州市台江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后到福州市台江区人民法院起诉,台江区劳动仲裁委员会一位工作人员带我到市级医院抽血化验,证实我肝功还没正常,还在发病,但区劳动局,区法院仍然做出支持市第二塑料厂解除劳动合同是正确的。当时我肝病很严重没钱治疗,也实在没钱去上诉只能忍着肝痛跑遍了、省、市、区政府,人大信访办省市总工会,得到的是市二塑厂解除劳动合同是正确的。本人没有了生活来源,拖着肝病在家,无数次肝痛时没钱治疗只能忍着肝痛咬着牙度过二十年。请问政府领导我健康身体参加工作,为社会主义建设添砖加瓦做到肝病后,在医疗期十二个月内厂方不让我去市传染病院看病拿药,只能在厂医疗室用一般药给我代替治疗,使我肝病加重,拖到医疗期满,被厂方解除落到没饭吃的地步。政府、法院支持国企这样对待工人有人道吗?有人性吗?
  我进京信访,2009年10月28日20点左右在北京市马家楼救助站被福州市人民政府驻京办领导带走后交给社会上无业人员强行关押在地下室旅社,我一到房间就进来四个人要我交出手机,要我身份证我不给四个东北人按住我的手和身体搜我口袋,到第二天早上我肝痛,咳嗽咳的历害吐痰都带有血丝,我要求去医院治疗,东北人说:来这里的人都说有病我们不管看病治疗,只管看住你,你就是吐血也不关我的事还威胁我如果想跑叫你来北京容易回福州难.每天只给吃快餐,一顿不到三块钱,就是饭一盒,辣椒抄豆干一盒,我想睡觉的时候,看我的二个人电视音量开了很大声,吵的我没办法入睡,在一间12平方米的地下室通风很差住着三个人,他们整天抽着烟熏的我难受,拿辣椒给肝病人吃是成心害人,我问他们为什么买辣椒给我吃,他们回答你的伙食是你们领导按排你吃的,在这三天我没有通便,就这样我在人间地狱被非法拘禁三天,我病了,到31日下午2点左右福州市二塑厂厂长、茶园街道领导到旅社把我领出来到北京火车站回福州。在此我亲身经历了政府领导勾结黑帮来残害肝病人手段之残忍,心肠何其歹毒真是丧尽天良,因为害人不会承担责任,福州市领导把我们善良的人民交给黑帮关押,让他们来残害我们这此受害者,这对有冤信访人来说是苦不堪言,吃尽了苦头,如果全国各省市驻京办都向福州市驻京办学习这门技术,我相信进京信访的人民会了了无几。我被非法拘禁三天吃的东西有问题,自从吃了东北人给的饭我就一直咳嗽,我病了,回福州后在这四年多内我去了医院吃了很多药咳嗽至今没好,咳的我心脏都会痛,我去过省,市信访局也报了十几次警都不了了之,去了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中院给我书面答复是“该材料只能体现你有向公安部门投诉,但不能证明你所投诉的事项是福州市人民政府的工作人员作出的”法院以没有证据关我为由不给我立案,我伸冤无路,市领导派人把我害病后又不给我治疗,我又没钱治疗,用这样残忍的手段残害病人真是害人不见血。在此我只能期待社会的进步,法制的完善能还我公道。我实在是没有别的办法了,求助网络和媒体能向我伸出援助之手,借此我向您们表示衷心的感谢。电子信箱chenguang996@126.com qq号码1097162463 电话:13328233243陈光

本文网址:http://www.tyinform.com/contents/101/895.html (天涯信息网)
原文来源:http://bbs.tianya.cn/post-828-1401895-1.shtml

特别注明:本文系本站编辑转载,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