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 涯 信 息 网

鸦片书记李传家欺辱八旬老人,骗占山林田土纪实(转载)

  提要:鸦片书记勾结地痞流氓,疯狂伪造证据,无耻强取豪夺,实属伤天害理。八旬老人山林田土全被占,竟然欲哭无泪欲告无门,怒问天理何在民心何存?

  各位看官,话说世界有巴西,中国有巴东,俯瞰八百里巴东,南北三山盘踞,东西两江穿越,真可谓山川锦绣,物华天宝,人才济济,英贤毕集。就说历代县令吧,古有寇公名动天下,今有甲哥位列“百优”,上世纪七十年代的张县令位列中央候补委员,都是一等一的好人才!在巴东县的最南端,有个山清水秀、如诗如画、人称“小江南”的金果坪,是我旅游生涯中见过的最美乡村之一,贺龙元帅五进五出闹革命就驻扎在袁家坝,“共和国一号烈士”段德昌将军也长眠于江家村,属于红彤彤的老苏区;金果坪的最南端名叫鄢家墩,虽然海拔最高,全乡最穷,却有大垭山高耸入云,长子溪流水淙淙,五岭头逶迤北去,马家冲峰回路转,同样恍如人间仙境一般,10多年前,“百姓村官”朱万杰就是在这里带领全村百姓战天斗地,奋发图强,谱写了一曲曲英雄的赞歌。

  1、三山两水巧妆点,八百里巴东风景如画。

  

  2、金果坪山清水秀,大垭山高耸入云

  



  3、鄢家墩:万杰精神映党辉

  


  只是听说这几年的鄢家墩时运不济,村运不昌,根源就是冒出了一个“鸦片书记”李传家,以权谋私、假公济私,拉帮结派、倒行逆施,像不顾全村反对,硬把大牛主干公路改到自家大门口,认为全村只有自己的儿子最优秀,第一个把他拉进党内来准备接班等等,把个美丽神奇的鄢家墩搞得乌烟瘴气,民不聊生,真是玷污了巴东和甲哥的好名声,玷污了这一方好山好水!这不,网上最近又爆出了“鸦片书记”李传家的新丑闻:他竟然勾结段品三、李传根、李龙章等地痞流氓无赖,通过全方位、全过程、立体化地伪造证据,硬是把八旬老人李文强赖以活命的10多亩责任田和50多亩山林全部骗到了他的堂叔李建国名下。老人叫天不应叫地不灵,急盼党委政府为他主持公道,更盼这些混账王八蛋早日被绳之以法。(参见:还我土地 还我山林 还我命根子!http://bbs.enshi.cn/thread-561942-1-1.html)
  各位看官也许要问:真有如此卑鄙无耻的人和事吗?据笔者托人多方打听了解,虽然让人匪夷所思,惊掉下巴,但还真的就是这么一回事!且听我为您细细道来。
  我先给您说说李传家为什么叫“鸦片书记”吧!李传家是鄢家墩村四组人,听说表面忠厚老实,实际阴险歹毒,一肚子坏水。今年5月15日,村民发现他在自家大门口的责任田里种了好多鸦片,就举报到了派出所,派出所也出了警,可拖到今天四个多月了都没有处理。所以大家就更加相信李传家上面确实有人罩着,不然别人种鸦片都要拘留罚款,他作为党员、书记和主任,却屁事没有呢?不然2014年他怎能把比他年轻近十岁的“老书记”赶下台,自己奔六的人却成了年富力强的“新书记”呢?所以老百姓网上网下都叫他“鸦片书记”,外出打工的年轻人还准备向他学习,明年回家大种鸦片,加快脱贫致富步伐呢!

  图4、“鸦片书记”花争艳

  


  图5:“鸦片书记”硕果累累

  



  图6:“鸦片书记”在自家新房门口种大烟

  


  言归正传。李文强老人今年82岁,家住鄢家墩村三组,是个老实本分、心地善良的庄稼人,论辈分还是“鸦片书记”李传家的爷爷,没想到却碰到如此混蛋和不孝的子孙!2004年老人年满七十后,想搬到县城与两个儿子共同生活。同组的族侄李建国虽是晚辈,却一贯欺凌老弱,经常在老人面前吆五喝六,从不把老人放在眼里,而且诡计多端,对老人的房屋林田早就打着鬼主意,他一听说消息就马上跑来要买房子。见老人不太愿意,他就干脆不请自来,一家老小强行搬进了老人家里,说要创造“和平共处”的新模式,害得老人只好被迫逃亡。啧啧啧,想不到世上竟有如此混账霸道之人!
  听说强占了老人房屋的李建国还不满意,一心想把房屋合法化。2006年6月28日,他派其兄李龙章跑到县城老人家里,非要与老人签订转让协议。见老人不太愿意,加上长媳刚刚去世,根本没有心思处理此事,他便去找次子李俊章忽悠。李俊章心一软,就同意与他分别代表双方草拟了一份协议,但也言明老人只出售房屋,土地也只转让部分给李建国耕种,山林李建国也只可管理使用,而且还要承担有关责任义务,承包经营权还是老人的。
  有点基本法律常识的人都知道,这份转让协议根本就是一份无效的草稿,因为从法律程序和国家法律法规上讲,农村山林土地转必须先报村委会审查批准,特别是老人作为当事人,事前不知道,事中既没过目、盖章按手印也没委托任何人办理,事后也多次明确表示反对,既缺乏程序正义,也缺乏实体正义,怎么可能有效呢!但心怀鬼胎的李建国却如获至宝,拿着空白协议多次去串通村委会,想通过审批把它弄假成真,没想却遭到前任村委会主任李进东的抵制。李进东看到这份白板合同就察觉其中有鬼,便以当事人没有亲自确认和书面授权为由,拒绝签字盖章,让李建国的阴谋诡计落了空。2009年5月4日县政府还为老人换发了新的林权证(巴政林权字【2009】第022600号)。

  图7:李文强2009年的《森林林木林地登记表》

  


  图8:李文强2009年的新《林权证》,编号第022600号。

  


  不料几年后李传家经过一番精心运作,竟然老来运转,官运亨通,2008年当文书,2011年升主任,2014年更是书记主任一肩挑,大权在握,把李龙章也拉村委会成了文书。刚好2013年国家要对山林田土重新确权,李建国感到机会来了,马上找到李传家等人,要他们兑现选举拉票有功的承诺,并许以厚利回报。“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李传家马上找来段品三、李传根、李龙章等一合计,决定一不做二不休,干脆铤而走险,采取偷梁换柱、瞒天过海、以假乱真的方式,把老人的山林田土骗到手。本记者分析总结了一下,他们大概使了六招:
  第一招,由李传家、李龙章、李建国把无效协议弄假成真。按国家法律规定,农村山林田土流转必须先报发包方村委会审批同意。为了补上这一严重的法律漏洞,刚刚走马上任的李传家大笔一挥,就在2006年6月28日那份草拟的协议上堂而皇之签上“同意协议转让内容”并加盖公章,同时在“甲方李文强”和“李俊章代签”两处按上了手印,至于是按的谁的手印,那就只有问他们才知道了。也许大家真没想李传家一上台就干起了如此卑鄙无耻非法的勾当!真不知他是如何入党,又是如何当上书记和主任一职的?他的党性和良心难道都被狗吃了吗?他们难道不知道每个人的指纹都是绝不相同的吗?一旦东窗事发,怎么面对司法鉴定呢?真是利令智昏啊!

  图9:李文强家保存的协议书原件。

  


  图10:伪造的李文强、李俊章手印。还有李建国手印、李龙章手印私章,李传家代表村委会签字盖章,并已经作为转让依据上报有关部门审批存底的复印件。

  


  第二招,由李传家、李建国负责伪造《林地转让合同》。为此他们除了伪造老人手印,还特地伪造了一枚扁形私章,与李龙章、李建国的印章样式一模一样,一看就知道是同一个师傅雕的。殊不知李文强一辈子都是用的一枚很讲究的方形印章,现在也好好地揣在口袋里呢!也正是这份漏洞百出的合同,彻底暴露了他们的卑劣无耻和愚笨之极,成了今古奇观,这大概是他们始料未及的吧。一是合同的签署日期为2006年6月28日,竟然与那份草拟的转让协议是在同一天,难道那天李传家的魂魄也一同跟到了县城,而且还能揣着公章现场办公?二是李传家2011年才当主任,难道可以提前5年,2006年就可以行使权力、签字盖章了?三是作为流转依据的林权证编号,竟然是“巴政林权字【2009】第022600号”,难道李传家会玩穿越,提前三年就拿到了2009年的林权证吗?上述种种,实在荒唐至极!看来李传家他们真是迫不及待、急不可耐呀!世上还有比这更愚蠢、更不要脸的人吗?

  图11:伪造的《林地转让合同》首页,流转林权证编号为巴政林权字【2009】第022600号。

  


  图12:伪造的合同尾页。可见签署日期为2006年6月28日;李传家提前五年作为发包方签字盖章;
  除了伪造李文强、朱万梅夫妻的手印,还伪造了李文强的扁形私章。

  


  图13:李文强用了一辈子的很讲究的方形私章字样。

  


  图14:2005年《巴东县依法完善农村土地二轮延包确权确地分户花名册》,第四行明显盖在框外的就是李文强的方形用章。

  


  第三招,由段品三负责操刀,伪造相关申请,冒名签订合同。段是李建国的姐夫、李传家的姑父,也是他们的狗头军师,一辈子游手好闲,专靠扯皮闹事、上访告状为生,招摇撞骗、作奸犯科更是行家里手,可谓坏事做尽,最后落了个妻离子弃、家道败落的可耻下场,也算是报应吧。这一次他一见有利可图,为了多吃多占,竟然不顾年老体弱,一人承包了好几人的活路。
  一是假冒老人名义,发挥撒谎优势,伪造了《关于请求实施林地承包转让过户的申请书》、《关于二代身份证申报办理后尚未办结领取在承包地转让流转过户中以户口簿中法定的身份证号码依法办理土地流转过户证件的申请》、《关于林地承包转让过户后本人生活来源的情况陈述》等一大摞申请文件,把前因后果伪造得天衣无缝。比如李建国本来想骗但没骗到老人的身份证来办证,段便谎称老人刚好几天前去办二代身份证,需要三个月才能办好,所以要用户口簿中的法定号码办理过户云云。(见下图16)这简直就是公然诬陷县公安局的办事效率嘛!其实,早在2011年1月11日,老人的二代身份证就已经办好了(见图18)!
  二是假冒老人名义,填写有关表格,与李建国签订山林田土转让合同,签字盖章按手印。
  三是充当“踏勘员”,冒充懂点测绘知识,凭想象画了几张所谓的山林四界示意图,盖章充数。
  四是充当狗腿子,竟然不顾年纪一把,时近黄昏,马不停蹄,得得哒哒跑了好几十里陡峭山路,从山顶跑到山脚,当天就把伪造的文件送到了乡政府。活脱脱一个利欲熏心、见利忘命之徒!

  图15:4月26日段品三伪造的关于林地承包转让过户申请。

  


  图16:4月26日段品三伪造的所谓因4月18日申请换发二代身份证,
  三个月才能办好,只能以户口簿办理转让手续的申请。

  


  图17:5月9日段品三伪造的关于转让过户后生活来源的陈述。

  


  图18:李文强身份证被面,他早于2011年1月换好二代身份证。

  


  第四招,由李传家签字盖章,为造假背书。“鸦片书记”造起假来真是水平高超,一专多能,而且不遗余力!一是破天荒放下村领导的大身段,亲自担任“踏勘员”,在段品三伪造的“踏勘图”上签字盖章。二是假冒村民签假字、做假证。比如4月26日在《土地流转审批意见书》上,他就假冒三组组长李靖签字,两个“李”字就一模一样,如假包换。三是在所有伪造的文件上签字、加盖公章和私章,完成最后一道假戏真做的手脚。四是迫不及待地与李建国签订合同,完成利益交割。早在2013年4月26日他们刚刚开始造假的时候,他就把老人名下的土地全部改登在李建国名下了;5月9日,段品三伪造的文件还没送到乡政府,他已在伪造的《土地流转合同》上签字盖章了;5月10日,他就与李建国签订了《林地承包合同》。为了一己之私,为了中饱私囊,“鸦片书记”真是争分夺秒,惜时如金哪!

  图19:李传家、段品三合作伪造并签名盖章的“踏勘图”之一。

  


  图20:4月26日李传家在《土地流转审批意见书》上伪造的“李靖”签名,两个“李”字简直一模一样。

  


  图21:4月26日,段品三的伪造工作还没完成,李传家已把李文强的土地登记在李建国台账名下了。

  


  图22:5月9日,段品三伪造李文强签名的文件还没送到乡政府,李传家已在伪造的土地流转合同书上签字盖章了。

  


  图23:5月10日,李传家已与李建国签订了《林地承包合同》。

  


  第五招,由段品三信誓旦旦写下《责任承诺》,蒙混过关。尽管段品三伪造的文件似乎无懈可击,局外人真识别不了,但乡财经所的负责同志还是起了疑心。因为段品三臭名在外,谁都不敢相信。段品三眼见事情要穿包,赶快赌咒发誓,说真是受了李文强老人的委托,如有撒谎断子绝孙,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等等,并主动出具了《责任承诺》。可笑的是,段品三表面上故作镇定,内心却是极度惶恐,以致把“李建国”错成了“李龙章”都不知道。这份《责任承诺》也就成了段品三假冒“委托”、主动造假、从中渔利的铁证。听说如果没有这份白纸黑字的铁证,要想抓住这只老狐狸的尾巴可真不容易!请问段品三,你既然是“受托办理”,那委托书在哪里呢?你既然是受托办理,为什么不敢在申请书和合同上堂堂正正签上你的大名,反而还是要假冒“李文强”的大名和手印呢?鸭子会说是个瘪嘴!听说段品三能言善辩,不妨试试看!

  图24:段品三伪造“受托办理”事实,亲笔书写并留在乡财经所存档的所谓《责任承诺》罪证。
  因为心惊胆战,所以错把“李建国”写成了“李龙章”而不察。

  


  令人遗憾的是,李传家、段品三之流这些伪造的文件竟然还是被蒙混过关了,并帮李建国骗到了真正的国家证书,老人的山林田土承包权益因此被抢劫一空!尽管如此,“鸦片书记”之流还是做贼心虚,根本不敢将此公之于众,也不敢停发国家给老人的财政补贴,直到2015年老人都在正常领取。这也是他们隐藏多年没有暴露的原因之一。

  图25:李文强老人直到2015年都在正常领取国家财政补助资金。

  


  今年5月底,老人偶然听说国家今年要完成山林田土重新确权了,便派长子李玉章回村办理此事,这场惊天大骗局才被逐渐揭开。“鸦片书记”先是支支吾吾表示不清楚,见实在瞒不过去了,才吞吞吐吐告知已经转给了李建国,并磨磨叽叽从李建国家里找来了那份伪造的2013年土地登记台账。在李玉章的一再强烈要求下,6月1日他才极不情愿出具了一份证明,但也和他的狗头军师段品三一样胆战心惊,把“李玉章”错成了“李俊章”都不知道!

  图26:李传家极不情愿出具的证明。因为罪行败露万分惶恐,因此错把“李玉章”写成“李俊章”而不知。

  


  虽然纸包不住火了,但“鸦片书记”却不肯轻易就范,还想垂死挣扎一番。他立马就把段品三、李龙章、李建国等人像臭狗屎一样丢了出来,说所有的坏事都是他们干的,他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好像那些签字盖章都是别人伪造的一样,让我们再一次见识了“鸦片书记”的卑鄙龌龊!与此同时,他赶快跑去搬救兵,找来了李传根帮他灭火。
  看官也许要问:李传根又是何许人也?“鸦片书记”的文字秘书是也,与李传家、段品三合称“铁三角”,也叫“三人帮”,“鸦片书记”的好多“重要讲话”都是他捉刀的。又听说他形象猥琐,好装斯文,不理正事,专管闲事,老婆被人长期霸占连屁都不敢放一个,别人家的鸡毛蒜皮小事却只想去“充充薅佬”,是人见人嫌的奇葩一个。他还整天吹嘘自己是天主教的最高领导,经常胡说共产党都要听天主教的,天主教只听神父和梵蒂冈的,整个鄢家墩都是天主教的领地等等,旁人听得目瞪口呆,叫他“李大嘴”或者“李大胆”,他却若无其事,嘿嘿一笑,露出两颗黑牙。只是没想到如此狂悖之徒,却是“鸦片书记”的执政帮手,真是荒唐透顶!
  李传根眼见阴谋暴露、大厦将倾,自然不敢怠慢,赶快腆着脸去充当说客,低声下气恳求李玉章千万看在他的面子上,千万不要太认真,千万不要把盖子掀开,千万不要把事情搞大,千万不要追究他们的责任,全然不顾平时的虚情假意、道貌岸然了。
  听说李传家与李龙章、李建国兄弟俩密谋策划,还想了一个更狠的招数,算他们的第六招!他们准备整一出釜底抽薪、“死无对证”的大戏,说所有的坏事都是李龙章、李建国他们死去的老爹李文振干的,与他们几个活人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李文强如果想打官司,就和“死鬼子”打去!听说老人要回村里讨说法,他们竟然还说要把老人与自己的猪狗关在一起,真是卑鄙无耻、恶毒下作到了极点!这哪里还有一点人的味道呢?简直猪狗不如嘛!!
  可怜八旬老人李文强何曾受过如此奇耻大辱,如今却被这帮不孝子孙无端欺凌!
  “是可忍,孰不可忍!”八旬老人决心寻求法律帮助,拿起法律武器,将“鸦片书记”李传家和地痞流氓段品三、李建国之流送上法庭,让他们接受党纪国法的庄严审判,为自己讨回公道,也为乡亲们出口冤气,更为鄢家墩村铲除这些害人的毒瘤!
  古语云:“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庄严的国徽之下,神圣的法律面前,我们倒要看看“鸦片书记”之流还会如何百般诡辩抵赖,又会如何互相推诿狗咬狗!我们更要看看人民法庭将如何依法公正判决,老人将如何得到法律保护,坏人将如何受到法律严惩!
  欲知后事如何,我们将继续关注,拭目以待!

  图27 国徽在上:请听听老人的期盼,人民的心声,时代的呼唤!

  


  附:《还我土地 还我山林 还我命根子》:http://bbs.enshi.cn/thread-561942-1-1.html


本文网址:http://www.tyinform.com/contents/101/748.html (天涯信息网)
原文来源:http://bbs.tianya.cn/post-828-1401748-1.shtml

特别注明:本文系本站编辑转载,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